黑的顏色
小說推薦黑的顏色黑的颜色
陈丹带着何晓燕由许凯撒开着新到的越野车到江城饭店。这辆车方方正正,除了车标平平无奇,加了防弹玻璃后,车身重了不少,改用更大的防弹轮胎,整车看上去更丑了。不过车标还是挺帅的,因为它贵。
门童给陈丹打开门,三人鱼贯而入,穿过大堂,进入包间。上次来这里还是和Anny他们一起吃饭,还遇到林丹妮和宁少。
“谢谢两位赏脸。”陈丹进入成熟模式,何晓燕和许凯撒站在他身后,没有入座的意思。老一辈的江湖人喜欢讲排场,每人身后都要站这么一两个人。
也许是当屏风吧。
“陈少,我是粗人不会说漂亮话,不打不相识,大水冲了龙王庙,以后多亲近。”魏君劫抢先定下调子,免得谭柯庆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他几乎肯定陈丹就是地心组织的二代,甚至希望他就是。在全球范围内都存在比地下组织更加隐蔽的历史悠久的组织,这些组织通常都是跨国的,拥有庞大的势力,地下组织往往都是他们在地方上的代言人,称为地心组织。
谭柯庆不冷不热的点头致意,三人分成三个角。
“魏哥太客气,没有事先打好招呼是小弟不对。谭老板赏脸,有什么不到之处不妨摊开说,是小弟的问题绝不推过。”
不是我的问题你要小心!
“哈呵!”谭柯庆干笑两声,“我儿子被人伤了眼睛,是否可以告诉我谁是凶手?”
“唉!”陈丹摇摇头,“谭簿凌的事让人遗憾,我知道,在学校是有点摩擦,不过,你也知道,谭少在和我深交之后也是幡然醒悟,我又怎会跟他计较呢?至于凶手是谁,谭老板,别的不说,肯定不是我和魏哥。谭老板,你知道我平时不踩蚂蚁的,这有什么意思呢?”陈丹说话时就像在诉说一件小儿常识般,平淡的语气一点烟火味都没有。
魏君劫和谭柯庆当然知道踩死蚂蚁意味着什么。劫匪钱都已经拿走了,还留着标芯干什么?一刀宰了多省事,对地心组织来说多踩死几只蚂蚁根本不在乎。
“哼!”谭柯庆内心串起一把火,陈丹的态度看似有礼貌却半点没把他们瞧在心里的意思,“我就这么个儿子,宁愿···”他本来想说宁杀错不放过,话到嘴边突然想到对方才是有资格说这种话的人,至少地心组织想杀人派组织杀手就行了,他还得找魏君劫帮忙,“宁愿多花钱也要找到凶手!”
“呵呵,老哥这么说就好办啦,我的渠道可以帮忙,钱就不用了,当我送老哥的见面礼。”
谭柯庆心下一动,谭簿凌失踪到解救到换角膜好长一段时间一直茫无头绪,说不定陈丹真能帮上忙也说不定!
看他的样子应该不是绑架簿凌的人。
陈丹说:“魏哥,谭哥,我们出来做事有个规矩,不能在世间违法,你们懂这个意思吗?”
魏君劫心里狂跳,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拼命努力都赶不上新天义,要不是新天义的老大在转正,做事有所顾忌,他们可能已被灭了。从他得到的消息看,新天义已经傍上了地心组织。
他魏君劫少的,缺的不就是这个嘛!
宅门御姐翻身记
“懂!”魏君劫接口道:“不违法才可以长久,我懂!”不然要地下组织代言个啥,一旦有事马上脱离关系,他们还是他们,地下组织收钱替罪而已。谭柯庆也点点头。
“很好,我们先交个朋友,就入魏哥说的,不打不相识,以后多有仰仗,还望不吝帮忙。”
“陈兄弟,你太客气了,有事吩咐一声,我必定全力以赴。我们谭老板的航运公司做惯国际运输,在江城没有比谭老板更能运送东西的了,谭老板,是吧?”
魏君劫见谭柯庆还有点抹不开面子,赶紧拉话说,搞气氛,他心态转正,决定追随陈丹,赌一赌,人生的下一个阶段是否可以再登高峰。
谭柯庆表情奇怪,有点不太适应,本来气势汹汹想质问陈丹关于儿子的事情,现在变成要舔陈丹的鞋底求合作,这也太难了吧?魏君劫这鸟人是如何转变的?
他不知道陈丹那一千万已经对他起了作用。他每个月的净收益也就差不多这么多,要不是翘了金库的墙角,他还真“富”不起来。每个月为地下组织赚的钱九成都进不了他的口袋,他不馋吗!
“是,是!”谭柯庆面部僵硬,不过他知道如果魏君劫不在他这边,他想动陈丹更加不可能了,“小生意,见笑,不过要运点什么东西出入境,办法还是有的。”魏君劫和谭柯庆走得近,不就是帮忙运送独品嘛。
“好啊!”陈丹说:“今天把话都说开了,值得庆祝,上菜!”
魏君劫说:“陈少,饭后不如到豪雍俱乐部玩一玩?”
“那里啊!”
陈丹没有表示,魏君劫马上察觉陈丹是嫌豪雍俱乐部层次不够,但是他平时也没更高级对方去了,只好看向谭柯庆。谭柯庆接口说:“老魏,豪雍俱乐部招待我等粗人还行,陈少,不如去EX·T,领略中西洲融合的风情。”陈丹心情畅快,这两个老混蛋自以为是帮了不少忙,便略露愉快的表情,点头算是同意了。
魏君劫印象中也去过一次EX·T,还是随着几年前西洲来的贵宾去的,他一点都不喜欢那个调调,想粗暴一点都不行,不过就像谭柯庆说的,陈少似乎更喜欢这些文静一点的地方。
谭柯庆赚得钱大部分都花在让自己身心愉悦上了,EX·T虽然不是自己的最爱,偶尔装B的时候,或者肾功能有障碍时,去去正好。
EX·T位于金水湾 的一栋商场顶层。这里的设计有国际知名设计师操刀,空间组合丰富,所使用的家具、灯饰、软装、器具无不是顶级品牌定制款,在细节处毫不退让。不少富豪来了后都想请该设计师主刀家里设计,设计师太忙,排队时间太长,等不及的便退而求其次,让本土设计师来观摩后抄袭一二。
陈丹三人用谭柯庆的会员入门,这里入会费九十九万元不包括任何消费,每次消费没有低于十万元的,就谭柯庆自己的经验平均消费四五十万才正常。
“三位先生下午好,谭老板,您有一个多月没来了,是不是我们哪里没做好,让您不满意了啊?”刚入门就有一个妙龄女郎迎上来,不仅记得谭柯庆还记得他多久没上来了,她穿着一声低胸白色丝绸礼服,肌肤胜雪,蜂腰削背,一转身,明晃晃,眼光到处,竟然拔不回来。
“Lucy,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我来介绍两位朋友,这位是陈少,可是我们的贵宾,你要多花点心思,懂不?”
Lucy微微鞠躬,稍稍低头,双手放在身前,双掌叠合,轻启朱唇,“陈少光临蓬荜生辉,谢谢陈少赏脸,请叫我Lucy,有任何需要请吩咐,我们一定让您满意。”
“这位是魏君劫,粗人一个,你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哈哈!”谭柯庆说完先笑起来,既然定了抱大腿就不应该再扭扭捏捏。他做事向来果决,一旦决定了,九头牛都拉不回。
Lucy同样问好后,引着三人走到大堂,一般第一次来的客人她都要介绍一下,好让客人有个心里准备。她是客人见到的第一人,按照老板的说法,要定下调子,免得客人以为可以乱来,她必须优雅大方得体。
谭柯庆说:“介绍就不用了,天云间空着吗?”
“谭老板喜欢天云间自然为您留着,这边请。”每个包间不仅是名字不一样,装修风格、景观、服务内容都不同。天云间靠近大海一侧,视野开阔,可以俯瞰大海,在金水湾一带,只有这间房的落地玻璃,横跨十几米没有一条缝隙,惊人的透光率宛若没有一般,为了防止客人撞到玻璃,一直会有两个美女站在两旁。江城临海,夏天很热,冬天偶尔很冷,没有空调简直没法过日子。
步步驚華:盜妃傾天下 穆丹楓
巨大的包间内用家具分割成几个区域,可以会谈,可以饮酒喝茶,可以打牌麻将,可以运动桌球,这些只是基本配置。房间一角,一个女生衣着古典弹着古筝,天云间以古典文化品味见长,常年养着一支古典歌妓,着个妓不是娼妇,用现代话说是以歌舞琴曲为特长的服务员。
在江城的众大佬中,喜欢这一套的人还真不多。
陈丹在靠窗的地方坐下,这里是仿汉风的跪坐区,优质木地板上放了几块坐垫,每块坐垫前面有小矮几,静心跪坐是古代重要的修身法门。陈丹坐下,房间内的服务员过来跟着跪坐在旁,“陈少,喝茶还是酒?”
“只有茶和酒?”
“陈少,是我鲁莽了,对不起!因为我觉得在天云间里茶可以品出好心境,喝酒可以喝出睥睨天下的豪情,想着陈少您这样的风采,应该不喝啤酒饮料等俗物才是,实在对不起了。”
少女看样子只有二十左右,跟Lucy的丰姿不一样,穿着淡绿色宋装日常长裙,鸭蛋脸,眼神生动,两眉湾湾淡淡,似笑非笑,脸上胭脂稍重,更显成熟,淡淡香气若有若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