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特拉福买家具乐部
她是自人世界的憎恶所诞生出来的使者,她也是女娲所创造出来的使者。
她的力量,几乎来源于对创造者的憎恨……然而不管如何的怨恨,她都无法亲手将创造者杀死。
不去憎恨则会丧失力量,无穷的怨愤却又不能杀死……这对于憎恨的使者黑雨来说,无疑是天大的讽刺。
她想要自由, 想要从这种诅咒吧的囚笼中解脱出来,所以她想要得到【天地人】三书,掌控自己的命运。
可她已经失去了【天书】,而女娲的元神却又再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又回到了无能为力的局面,甚至乎出于仆人对主人的忠诚, 她还不得不尽力让主人的元神顺利回归,让女娲重临人间。
这是一份天大的痛苦。
“她将人世间的恶欲都抽出来创造了我们,却给自己留下了最大的恶!”看着那散发着彩色直观的元神晶石, 黑雨咬牙切齿道:“自私…自私才是她最大的恶!”
说着,黑雨不顾一切地轰向了那元神彩晶。
胡媚此时脸容惊变,正要阻止之际,却见元神彩晶之上散发出一抹神光,直接将黑雨给刷了下来。
黑雨痛苦地倒在地上,抱头哀嚎……她甚至被打成了一团黑雾,扭曲不停。
胡媚似一些不忍看她如此的痛苦,犹豫片刻才最终也出手援助……她出手帮黑雨稳定了下来,扶起,“黑雨大姐,你又何必……”
“我不是你,我不打算认命!”
“那我也只能站在你的对面了。”胡媚幽幽地道。
“我历来都是自己一个。”黑雨深呼吸一口气,却突然目光一凝,沉声道:“发动【先民之祭】吧!”
全职大师年代记 2
“你说…什么?”胡媚顿时大惊。
只听黑雨冷笑了声道:“失去了【天书】之后我才明白了一件事情,拥有【天书】的时候我不过是一个旁观者,我做任何事情都有所顾虑, 害怕会破坏命运的安排……越是如此, 我就越是命运的棋子!我现在就要发动【先民之祭】,做一些【天书】上没有的事情!”
“大姐,不可!”胡媚惊道:“真正的华胥血脉还没有出现啊!”
“你不想要见到他了吗?”黑雨嘲笑似的道:“万一成功了,根据当初的预言,当主人回归之时,他也会回来……那个你最爱的人,伏羲!我不相信你还愿意多等一刻。”
胡媚幽幽道:“我不在乎要等多久。”
“那你就袖手旁观吧。”黑雨淡然道:“不管成功与失败,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如果我成功唤醒了主人,你就能看见他了……如果我失败了,你也不过是继续等待而已。”
胡媚最终叹了口气,悄悄地走开。
黑雨没有丝毫迟疑,直接走近到了元神彩晶之中,盘坐了下来,“恭请远古先民降临……”
启动【先民之祭】……第一个要祭的,就是作为五色使者的它们。
此时,看着正在发动这个仪式的黑雨,胡媚心中突然有些不忍。
可就在此时,黑雨却冷不丁地说道:“胡媚, 能否帮我做一件事情……去把【黄子】找来吧, 不过先将它给【喂】饱了!”
“【黄子】?”
“找到之后你就明白了。”黑雨此时一挥手, 一道乌光直接射入了胡媚的眉心当中。
只见胡媚此时神色一凝, 旋即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
……
……
……
“【华胥】先民?”
“呵,原来你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啊?”
深海碧璽 小說
仿佛一下子就抓到了输出的方向,澹台平静打算逮住这個点,先对小洛SIR骑脸输出一顿再说。
入夜之后,荒凉的大地之上,【华胥】先民的游魂如萤火般点缀四方。
远处的大蛇以游魂为食,游走在大地之上。
一只游魂此时正从二人的身边游荡而过,却被小洛SIR挥手给稳了下来……他伸手直接穿透进了游魂那近乎透明的身体之中。
此时,见小洛SIR奇怪的举动,澹台平静不禁皱眉道:“伱可以读取这些游魂的记忆?”
小洛SIR摇摇头道:“它们…至少这只游魂里已经没有记忆了,只剩下一些最原始的反应……真是连一点记忆碎片都没有。”
澹台平静没想到这货真有读取魂魄记忆的本事,心中不禁又多忌惮了几分,“只剩下原始反应?那么游魂在大地上游荡,假如是处于原始反应……它们又是因为怎样的原因,才会一直游荡。”
小洛SIR想了想道:“澹台小姐,你说人在什么情况之下,会漫无目的地游荡。”
澹台平静沉吟道:“迷惘的时候,失落的时候,痛苦的时候,或者……失去家的时候。”
小洛SIR将那禁锢住的游魂放开,让它再一次在沙漠上移动起来,“游荡是因为找不到归处。”
“归处,归处…归处?”仿佛想到了什么般,澹台平静心中一动,下意识地掏出了一枚古钱币来。
她正要掷出,却又突然停下,手握住钱币,迟疑不决。
“这对你来说,应该是很贵重的东西吧。”小洛SIR轻声道:“不能随意使用?”
澹台平静道:“这是我师父给我的,一共只有十枚,用一枚就少一枚。”
小洛SIR好奇道:“澹台小姐我记得应该是家学渊源了…原来还有师父。”
澹台平静冷笑道:“跟你讲个冷笑话,澹台家自上而下,没有一个够资格教导我。”
小洛SIR道:“那你现在打算用还是不用。”
澹台平静一咬牙,突然将钱币收起,手掌往前一摊道:“拿来!”
“什么。”
“你的寻人手杖!”
“给。”
澹台平静一手夺了过来,双手紧握着烂树枝……要怎么用来着?
“首先,我们要诚心啦。”
——真多事!
……
……
入夜,入夜之后,游魂游荡。
对于【黄子】……对于维嘉来说,又是饱餐的时候!
游魂只有在入夜之后才会出现,面对这些可以供吸收的纯粹精神力,他恨不得能够一口气将整个荒凉大地上的游魂都一次性全部吞噬。
他已经潜伏在沙子之下,等待了一个白天了……此时,就就如同一头饿了千年的老饕似的,维嘉肆无忌惮地化身成为了一个漩涡!
吞噬游魂的不仅仅是他,还有那入夜时候会出现的王蛇!
那条大蛇也在吞噬游魂,在维嘉眼中简直就像是与自己抢食一样……他只能尽快地强化自己的精神力,让吞噬之力更加的强大,才有可能抢在大蛇之前,吞噬更多的游魂。
精神力才急速的飙升,那种感觉宛如吸食毒///品似的,飘飘欲仙的感觉,几乎让维嘉忘记了一切。
只见不远处的一处沙丘之上,忽然一阵空间的悄然扭动,一袭白衣的妩媚女子缓缓走出……她看着前方的精神力漩涡,不禁陷入了沉思当中。
忽然,白衣女子目光一凝,她双手结印,一道白光直接射入了夜空之中,与此同时,一道奇异的呼唤之声,开始出现在了四周。
这呼唤的声音,维嘉听不见,然而地上的游魂却仿佛有了反应似的……大地之上,不知道多少的游魂,此时在呼唤之下,竟是朝着同一个方向疯狂地飞来。
“吃吧,吃饱一些。”
……
……
叮铃铃,叮铃铃……
是铃铛的声音。
他意识清醒,有一种脱胎般的感觉,身体仿佛充斥了无穷的精力般……小林SIR睁开了双眼,只感觉视线极其的模糊,因而诡异的是,即便是视线如此的模糊,他却能【清晰】地感知到了四周的一切——甚至比视力完好时候还要更为的清晰。
“我…我好想变高了一些?”
他下意识地走上了两步,然而却仿佛不习惯似的,差点就摔倒了在地上……小林SIR顿大惊,看到了那冰面的倒影上,自己此刻的模样!
尖锐的五官,覆盖着鳞片的皮肤,还有……完全蛇化的下半身体!
他如今的模样,俨然已经是半人半蛇的模样!
他在冰墙上站立了许久,死死地注视着自己此时的新模样,只感觉大脑一片的空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打了个激灵,感觉有什么正在靠近自己。
回过头来,他看见了铃儿。
铃儿从一块凸出的冰岩上跳了下来,她随身携带者的铃铛因此发出了叮叮的声音,在啧冰寒与安静的冰窟之中,显得尤为的清脆。
小林SIR心中不禁泛起了一股怪异感觉……感觉自己此时并不是很抗拒铃儿的出现,那本应该如同阴影似的,曾与铃儿化身的白蛇纠缠的一幕,此时也淡化了许多。
“你感觉好些了吗。”
“是…是你救了我?”
“嗯。”铃儿点点头,“我的能力不足,只能赶跑她,可惜你的朋友被带走了。”
小林SIR苦笑了声道:“你能出现救我已经让我很意外了,毕竟我之前还……你的伤?”
铃儿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腹部的位置,摇摇头道:“没什么大碍了,你不用担心,不过傩公的剑,你以后还是尽量少用。”
“什么…剑?”小林SIR下意识地掏了掏衣服,却发现那柄奇异的匕首已经不在身上了——化作了半人半蛇的他,此时压根就没穿衣服。
“在这里。”只见铃儿此时取出了一串小小的手绳,绳子上串着一块小小的月牙形的饰品,就像是那匕首的模样。
小林SIR有些意外,铃儿却将手绳给直接带到了林峰的手腕之上。
林峰下意识地打量着那白骨似的月牙饰品,“傩公的剑…它,它有什么来历吗?”
“你知道傩公和傩婆吗。”铃儿轻声问道。
小林SIR直接摇了摇头。
貼身甜寵 澎澎豐
铃儿低声道:“傩公与傩婆,其实都是女娲的孩子。”
小林SIR怔了怔,下意识道:“兄妹…姐弟?收养的还是亲生的哦?”
不怪他脑子突然有这种清奇的想法,因为不久之前,某神婆就批了他的命,说他不是父母亲生的而是捡来的——所以小林SIR对此比较敏感?
铃儿只是梨涡浅笑了一下,她打量了一眼小林SIR此时的模样,轻声道:“你暂时应该还不适应这模样,可以尝试一下多活动一下身体。”
小林SIR顿时如一盆冷水浇头似的彻底清醒了过来,“我…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一副模样?”
只见铃儿此时忽然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枚彩色的石子,就这样被她从口中给吐了出来——是那颗将小林SIR带来这里的彩色石子。
“这是五色石。”铃儿眨了眨眼,“我用它将你体力的血脉提纯了…现在你,可以是说是目前最纯粹的华胥血脉之一了。如果说,女娲与伏羲是华胥的第二代血脉,那么你现在已经是堪比第三代血脉了。”
“原来是这样……”小林SIR不禁苦瓜脸似的,“我这是…再也变不回人,对吗?”
尽管当第一次踏足天宫的时候,感受到了远古血脉呼唤的时候,心中就多少有些想法——当进入荒凉之地的时候,那种与生俱来的血脉召唤也更的浓烈。
可直到自己真的变成华胥血脉的时候,小林SIR依然还是无法适应。
“我知道你这些年都是以人类的身份行走,多少会有些不习惯的。”铃儿安慰似的踮起了脚来,伸手摸了摸小林SIR的脑袋:“不过很快你就会习惯的了。”
小林SIR叹了口气,此时想起了什么似的,迟疑道:“那…那你之前说,自己忘记了许多事情……”
“对不起。”铃儿歉然道:“有些事情,如果一开始就向你说明,我怕你会接受不了,所以我打算慢慢地和你相处,让你先习惯。如果不是你的那个朋友…我,我不会那么着急的。”
小林SIR张了张口,一阵的头皮发麻,“我说…铃儿,你到底想要对我做什么?”
铃儿此时捧起了林峰的双手,轻声道:“你和我,是华胥最后的希望了……我们,要生下最纯洁的华胥之子。林峰,这就是你来到这个时代的,不可抗拒的使命。”
嘭——!
小林SIR的大脑好像是炸了一下似的。
他看着眼前这柔柔弱弱的女子,那晶莹剔透的容颜,心脏疯狂地跳动了起来!
碰到事情先不要急,发个朋友圈!
——偶像,这里有个长得很好看的人外娘和我说,要和我生猴子,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PS:偶像,我也变成人外了!你还会爱我吗!
哦……手机是没信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