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靈法醫
小說推薦渡靈法醫渡灵法医
化身成年轻小伙的黑白无常站在我身后,看似是在充当伴郎的角色,我和秦蓓蓓按照老头的吆喝先是朝着南面的墙上的神像鞠了三躬,然后给秦广王磕头,磕头时,我偷偷注意观察秦广王的表情,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从始至终并没有出一个字。
“夫妻对拜!”
姐姐和崔子萱拉着秦蓓蓓的胳膊,黑白无常则拉着我,开始面对面鞠躬,一切恍如梦境,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本以为下一步是给在座的宾客敬酒,谁知老头鼓着腮帮子喊了句“共入洞房”。
按照电视剧中所演的情节,的确是这样,可我总觉得十分别扭——按理说我和秦蓓蓓不应该挨桌敬酒嘛!
其实别扭的感觉何止这一件,整个婚礼过程包括时间都给人一种不正常的感觉,另外哪有亲大姑子给娘家兄弟媳妇当伴娘的!
面对这一切,我只能见怪不怪。
很担心孙桂平他们的安危,毕竟上方属于不同层次的存在,便下意识地扫了宾客席位一眼。孙桂平正瞪着双眼盯着崔子萱,看样子他也认了出来,大概也经历了我刚才的思想斗争,此时是在强忍着等待时机。
视线一转,在宾客席位上我看到了董若兰,她竟然也来了,还笑嘻嘻地朝我摆了摆手。
我不得不再次感慨阴司力量之恐怖,也处于本能地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同时也很疑惑——这里距离董向进的那栋别墅至少五十几里,难道又是坐到轿子里,然后穿墙而入?
果然这次我猜对了,很快四个身高都超过了一米八五的壮汉抬来一定超大号的红色轿子,两侧绣着龙凤呈祥的图案,绣得栩栩如生,轿子顶上有个血红色的大红花,随着四个壮汉的动作一颤一颤的。
轿子停到了我和秦蓓蓓身侧,轿子后面走出两个红衣女孩,撩起轿帘子,我和秦蓓蓓被“伴郎”和“伴娘”簇拥着上了轿,轿帘子被放下后,能清楚地感觉到轿子被抬了起来,一颤一颤的。
我扫了一眼紧紧挨着我的秦蓓蓓,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花香味,很好闻,这一刻我心中的疑惑已经到达了顶点,纠结了一会儿还是轻轻地开了口:“现在……现在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了?”
盖着红盖头的秦蓓蓓微微摇了摇头:“还不能!”
“为什么啊!”
“婚礼流程还没结束!”
“还没结束?什么……什么意思?”
“还差最后一步……”这话他说得声音极低,而且明显带着几分羞涩。
我这才明白她所说的最后一步是共入洞房。
一股燥热的感觉从内心深处涌了出来,随即开始口干舌燥起来,胸口内仿若有两只兔子跳老跳去。
“真的……真的要入洞房啊!”
这次秦蓓蓓没有任何反复,反而弄得我不知所措起来。
再次感觉到轿子开始颤抖,同时外面传来呼呼的风声。
大约三地分钟后,颤抖的感觉和风声几乎同时消失了,随即轿帘子被拉开,姐姐和崔子萱把秦蓓蓓“请”出了轿子,见没人搭理我,我只好自己迈步出来。
刚探出上半身,我瞬间被眼前的所见吸引,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张大号的红床,鸳鸯被,鸳鸯枕,墙上还挂着龙凤呈祥十字绣,做工十分精美,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插着一支大号的红色蜡烛,灯光摇曳。
这环境好熟啊!
走出轿子环视一圈,我才认出来,原来已经到了董向进那栋别墅的婚房内,这地方几天前秦蓓蓓带我来过。
等我再回过神,发现红色轿子和抬轿的壮汉以及姐姐和崔子萱都不见了。
同时我还注意到床边上有张古色古香的四方形小桌子,桌面上摆着四盘小菜,银白色的酒壶,精致的小酒杯,两双红色的筷子。
这一切实在让人内心荡漾不已。
视线再次回到秦蓓蓓身上,她很端庄地坐在床沿上,双手轻握着放于膝盖上,怪不得之前总听人说当新娘的这天是一个女人一辈子最美的一日,此刻我仅仅是盯着坐在婚床上的秦蓓蓓看了几秒钟,便感觉身体内有股排山倒海般的燥热感。
“接下来……接下来干什么?”
秦蓓蓓轻轻指了指身侧的床边上,我本以为他让我坐过去,心中就是一喜,可靠近后才发现顺着她手指方向有根类似痒痒耙一样的玩意,长约三十几厘米,看材质是玉石的,做工十分精致。
这玩意是?
拿在手中,我才想起来曾在古装剧中见到过,好像叫如意。
这么大一块玉石,沉甸甸的,握在手中一股凉意顺着手心传递到了身体内。
感觉光玉石材质本身就很值钱!
“然后呢?”握着玉如意,我依然有些懵圈。
秦蓓蓓又伸出白葱般的手,指了指自己的红盖头,看看她的红盖头,再看看我手中的玉如意,我这才恍然大悟,赶紧用玉如意轻轻撩起了秦蓓蓓头上的红盖头。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化了妆的秦蓓蓓,她本身就极美,再加上再加上恰如其分的装扮,简直看得我心旷神怡。
我脑中忽然蹦出了白居易《长恨歌》中的诗句,什么“天生丽质难自弃”,什么“侍儿扶起娇无力”,什么“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世上竟然真有这么漂亮的女孩!
“看够了没有?”
被揭开红盖头的秦蓓蓓好像忽然换了个人,直接斜靠在床头,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整个人处于一种完全放松的状态。
“那个……那个,是不是可以入洞房啦?”
我再次感觉到身体内有两只活蹦乱跳的兔子。
“想得美!”秦蓓蓓白了我一眼,干脆把一条腿盘到了床上,“流程还没完成呢!”
“还没完成?”
秦蓓蓓指了指一侧的小桌子。
星临诸天 暗狱领主
“这是……”
“交杯酒啊!”说完她自己的脸也红到了耳根。
“那……那赶紧的吧!”
我想去拉秦蓓蓓的手,迈了一步却又不好意思。
秦蓓蓓朝我吐了吐舌头,自己走了过去:“你也坐啊!”
“嗯!”我赶紧坐到她对面。
“愣着干嘛?难道还让新娘忙活嘛?”
“当然不用!”我赶紧端起酒壶先给她倒满,又给自己倒了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