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炫煮妖記
小說推薦陳炫煮妖記陈炫煮妖记
对于此人揭穿了自己的身份,陈炫并不意外。
此人既然是被灵月宗视为最终底蕴的存在,那么其实力自然非同一般,陈炫的易容虽然瞒过了仑明,却未必瞒的过他。
既然连面容都是假的,那么身份自然也是假的,很容易想到。
“不错,我叫陈炫,本是大陆西南真武院之人,敢问你的大名?”
陈炫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语气不卑不亢。
到了这个时候,他有没有天灰山脉传人这个身份已经无所谓了,灵月宗看重的是他的天赋潜力!
那石棺中的老者,见陈炫居然在他的威压之下,毫无反应,还如此镇定的说话,心中也是不由一惊。
“老夫地魔子,曾经听闻过你的事情。”接着,就是死一般的沉默,这老者不说话,陈炫也不开口。
沉默了很久,这苍老的声音终于是忍不住了,有些疑惑的问道,“你的伤势很重,但老夫却见你神定气闲,难道你已经有了什么解决之法吗?”
全能仙醫 謀逆
按照这老家伙的想法,陈炫见了他这个老祖,应该是痛哭流涕,如同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祈求自己给他赐药,或者指出一条明路。
他先点出陈炫的身份是假的,放出威压要让陈炫跪下,也有先声夺人,让陈炫对他生出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接着陈炫又有求于他,他在气势上就占据了极大的优势,到时候,就可以对陈炫提出种种要求,不怕陈炫不答应。
但陈炫却偏偏一副淡定无比的样子,根本不来求他,说的话也简单不已,甚至是对他有些爱答不理。
这老家伙在这边忍了半天,还是忍不住先开口询问了。
你个小娃娃,分明都快死了,还这么一副淡定的样子?难道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先前准备的种种说辞,可就要重新更改一番了。
他满心疑惑的等着陈炫的回答,以为有什么玄机。
哪里知道陈炫却是斜睨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没有,当然没有,你这糟老头子不会用脑袋想啊!我要是有解决的办法,早就解决了好吧。你找我来,不是为了这件事情吗?居然还来问我!如果叫我来不是帮我解决道伤的,那我就走了,告辞!”
陈炫吊儿郎当的朝他一拱手,转头就走。
老家伙气的个半死,差点没从棺材里掉出来,却是一言不发,等着陈炫走,“本座就不信了!你真的会从这里出去!”
然而陈炫头也不回,脚步飞快,很快就从这石室之中走了出去,脚步声在回廊上渐渐小了起来,渐行渐远。
地魔子气的眉毛都要抖了起来,不顾形象的大吼了起来,“你给老夫滚回来。”
然而陈炫根本不鸟他,“还敢让哥滚,哥是会滚的人吗?”
那地魔子眼见陈炫越走越远,终于是强忍住怒气,嘴里喊道,“行了,小友,快回来,老夫还有事情要和你商量商量。”
听了他的这喊声,陈炫才是施施然的走了回来。
“什么事,快说吧,我还赶时间呢。”
是 大
陈炫说道,这老家伙一过来,就给陈炫施加威压,要陈炫给他跪下,现在陈炫当然是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地魔子鼻子差点没被气歪,过了好半天,他才强忍住怒气,嘴里说道,“本座叫你来,的确是有一件神药的消息要告诉你,本座可以给你引见神药的主人,让你获得神药的机会增加三成。不过,你也要答应老夫几个条件!”
“好吧,你说吧,我先听听什么条件。”
地魔子斟酌了一下,却是如此说道,“第一,我要你以你自己真正的身份,脱离真武院,加入我灵月宗,至于灵月宗以往那些不肖弟子和你的过节,自然是一笔勾销了。”
“这第二呢,则是以后灵月宗有难,你必须倾尽全力来救,并且在修为有成之后,带领我灵月宗成为大陆西方第一宗门,还要保证我灵月宗再有一万年的辉煌!”
“这第三呢,你以后在外行事,如果有机会宣扬我灵月宗威名的时候,都要用我灵月宗弟子的身份!”
“这些条件,你都必须以心魔起誓,否则将来修为难以寸进!”
他的这几个条件倒也不是太苛刻,这却是这地魔子看到现在陈炫对他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才削减了几分的,原本他心中的条件比这个苛刻了无数倍。
这些条件看似陈炫以前也是默认了的,但是没有经过心魔起誓,用的还是秦飞的身份,那就是随时可以反悔、翻脸不认人的,他们自然是感到没有保障。
“这第一个条件我不能答应你,我是绝不会退出真武院的,其他的都行。”陈炫却是如此回答道,这灵月宗倒也的确待他不薄,圣人护法,一亿五千万灵石说出就出,的确算是仁至义尽了。
以后修为有成了,让他们成为一个大陆西方第一,也算不得什么。
地魔子听了陈炫的承诺,却是心中大喜,想到不到,陈炫如此容易的就答应了,他心中不由却是有些后悔,刚刚似乎应该再开出些更重的条件的。
“好了,心魔起誓我也立了,老家伙,快把你说的消息拿出来吧。”
“恩,这个你拿着。”地魔子苍老的声音响起,一块月牙形的墨绿色玉佩从石棺之中飞了出来,出现在了陈炫的手中。
此物握在手中,极为的冰凉,更有一股神秘的星月之力从其上传递出来,一瞬间陈炫就有了一种仿佛手握着一轮明月的感觉,只不过这月,是墨绿之色。
你还是不懂群马
“大陆西方,西北大地上,有一座墨月山脉,那里有个很低调的宗门,名为夕月魔门。”
苍老的声音娓娓道来。
陈炫却是心中不由一震,心底苦笑了一声。
夕月魔门?这个名字可并不陌生啊。
当初陈炫在黎山论道会,让猥琐鸡挑拨那英灵跟混弥两个圣人,并且从他们手中抢走了日之卷。
而那英灵所属的势力铜壶居,就是夕月魔门在大陆西南的分支。
“那夕月魔门,其实只是墨月山脉深处,某个神秘势力的外设门派,在那墨月山脉深处,有一座魔月宫,在魔月宫之中,就有一颗神药,名为九龙吞月参,你手持着老夫的玉佩去找夕月魔门的门主,他们自然会送你进去那魔月宫……”
“这魔月宫,似乎是魔族的势力?”
“想不到,你这小娃娃,居然还知道魔族,嘿嘿。”地魔子很是惊讶,“既然你知道这个,我也就不遮掩什么了,你说的不错,这魔月宫,就是魔族在人间仅存的据点,那里卧虎藏龙,高手无数,你一旦进去,千万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