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的女帝徒弟要黑化
小說推薦玄幻:我的女帝徒弟要黑化玄幻:我的女帝徒弟要黑化
苍北域,剑云仙宗。
黑夜之下,整个宗门灯火通明,还有不少弟子正在努力的修炼着,几位长老的气息也是从主峰之上传来,而那两座腾出来给妖族所用的侧峰,此时上面灵力气息滚滚而动,无数妖族极为安分的待在里面修炼,有妖岚的命令在,它们根本不敢踏出侧峰半步,也不会骚扰到剑云仙宗的弟子。
苏长歌指了指下面的一个侧峰,朝着身后的徐袁淡淡开口:“自己去找个地方待着,有什么人想要闯进宗门,就把他拦下来,以后,你就待在这里修炼。”
徐袁一愣,指了指自己,“让本尊看守山门?”
那他妈不成看门狗了吗,他可是龙,血统纯正的龙!
“怎么,有意见?”苏长歌斜睨了他一眼,“别忘了,你刚才是怎么答应我的,我可以令你恢复实力,甚至让你修为更进一步,而你,只需要守两年山门就行,这个交易,很划算。”
徐袁咬牙,“就两年?”
苏长歌点头。
徐袁扭头看一眼从始至终就挂在苏长歌身上没有下来的凤婉清,结果这位女帝大人理都不理他,让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最后看了看自己的一只断臂,心里一叹,默然点头。
下一秒。
他身躯化为一道黑气,飘入下方的一个侧峰之中。
徐袁离开后,
苏长歌看向凤婉清,“该下来了?”
让她抱了一路,也该抱够了,一会回清云阁,可不能让别人看到他跟凤婉清这亲密的模样,不然他形象不保不说,被妖岚知道,估计得捶死他。
凤婉清亲昵的蹭了蹭苏长歌的脖颈,最后才依依不舍的放开自家师尊,不过虽然放开了手,却还是紧紧抓住他的衣角,弱弱的道:“师尊,你答应我的,今晚抱着我睡。”
一副被欺负了之后楚楚可怜的模样,苏长歌实在受不了她这样目光,伸手盖住她的眼睛,没好气的道:“让你抱了一路,还没抱够?”
凤婉清长长的睫毛在苏长歌掌心之下轻轻眨动,搞得他手心里面有些痒痒的,刚想把手放下来,结果凤婉清不依了,伸手抓住他的手臂,不让他动。
“我不管,这是师尊你自己答应我的,师尊要是说话不算话,婉清以后都不听你的了。”
苏长歌无语。
在万穹城的时候那么说,是看她喝醉了,想要哄她睡觉而已,谁知道这小徒弟竟然这么执着,就逮着这件事不放。
关键是,他房间里面还有一个玉玲珑,可不能让那个小狐狸看到他和凤婉清这个模样,所以最后想了想,苏长歌收敛身上的灵力气息,带着凤婉清回到了她的房间。
竹窗之下,月光倾洒下来。
两人的身影就这么出现在房间之中。
这处处流转着小女儿家细腻温婉的房间,既干净又整洁,里面只有一个普通紫檀木所雕刻的桌椅,还有一张挂着纱帐的柔软小床,窗台处摆放着一珠灵植,是月岭花,花开的时候,香气迷人,可以看得出来,凤婉清把这珠小花养得很好。
纯阳武神 小说
而桌子上,摆着一些书卷纸张,是她曾经被罚之时,抄写的天元决。
苏长歌很少来凤婉清的房间。
此时除了凤婉清身上那股熟悉的幽香之外,房间中还有一丝淡淡花香飘荡,让他的复杂的心情稍微冷静了一点。
看一眼桌上凤婉清抄写天元决时留下来的那些纸张,苏长歌心里多少有点感慨,随即缓缓的走过去,轻轻拿起那些纸张看了看,回头瞅一眼凤婉清,见她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忍不住说道:
“你自己先好好休息,我有点事情,要去找周渊长老他们商量一下。”
放下纸张。
苏长歌转身就要离开房间。
商量事情是假,他就是找个理由先离开这里罢了,毕竟他今晚不可能真的睡在凤婉清这里,那师徒关系,不就彻底乱套了。
凤婉清小跑过来,从后面紧紧抱住他,脑袋贴在他的后背上,呢喃道:“师尊,婉清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我会乖乖听话的……”
她今晚已经不止一次跟苏长歌表达过她的心意了,同样的,她心里也希望师尊能够回应她,那样,她才会真正的安心。
可惜。
苏长歌只是轻轻掰开她的手,回头看了她一眼,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没有说话,随后转身离开房间,只给她留下一道清冷的背影。
凤婉清小手微微一捏。
看着苏长歌给她关上了门,她眸子微红。
眼底,还是忍不住有晶莹的泪光流转……
房间外。
苏长歌轻声一叹。
他和凤婉清之间,不仅是师徒的关系,未来更是注定的敌人,他想完成任务离开这个世界,那么凤婉清就必须要黑化,就一定会知道自己对她的好,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欺骗她,在利用她,到时候,只会伤她更深。
所以,他更加不可能和凤婉清在一起了,眼下不过是为了先安抚凤婉清情绪而已,等她成年之后,就该和她挑明关系了。
想到这里,苏长歌脑海中又忍不住冒出来一个想法,等到未来他彻底伤害了凤婉清,那个时候会不会有什么像叶枫一样的天命之子突然冒出来,然后趁虚而入,夺得凤婉清的芳心,联合起来一起对付他?
卧槽!
一想到这个可能,苏长歌心里就非常的不爽,虽然一直说把凤婉清当成弟子来对待,可是如今小徒弟都对他表明了心意,他的心里,有时候居然也会产生一些古怪的想法,又想到凤婉清有可能会喜欢上别的男人,他心里就有点沉闷闷的,就好像是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要被别人抢了一样。
苏长歌摇摇头,
赶紧让自己冷静下来。
然后,他刚离开凤婉清的房间没多远,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一道提着雪剑,清冷绝美的身影,正静静的站在院门外看着他。
“韵儿?”
苏长歌怔了怔。
白韵尘则是俏脸冰冷的盯着他,“我找了你一天,你故意躲着我是吧?”
“没有。”
“你就有!”
见白韵尘声音逐渐增大,苏长歌心里有些无奈,他赶紧上前,伸手捂住白韵尘的小嘴,轻轻凑上去咬了咬她的耳朵,“夫君说的话,你也不信了?”
耳朵突然被咬的痒痒的,白韵尘俏脸猛然一红,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轻轻张开小嘴,咬住他的手指头,哼道:“花心大萝卜,我才不信你。”
幽香扑鼻,手指上传来的温热触感,更是让苏长歌忍耐了一晚上的火气砰然爆发,本就被凤婉清黏得够呛,眼下面对这么撩人的白韵尘,他感觉自己快要忍不住了。
伸手。
拦腰把白韵尘抱了起来。
神树领主
低头狠狠的吻了她一口,笑道:“哪里花心了,我心里除了小韵儿之外,根本装不下其他女人。”
充分证明了男人在冲动的时候,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的,苏长歌也不例外。
“这是什么?”白韵尘看到了苏长歌手上的那一条青色手链,她轻轻摸了摸,小声问道,以前都没有见他戴过手链,怎么突然多了一条手链出来?
“呃…朋友送的礼物。”
白韵尘皱眉,“朋友?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
“男的?好奇怪,男的怎么会送你手链?”
苏长歌抱着白韵尘离开清云阁,两人的身影逐渐融入夜色中。
“可能,这是人家的爱好。”
过了几秒。
黑夜中传来白韵尘娇喘的声音:
重生之军长甜媳 牧笙哥
“不行…你…你要带我去哪里?”
“听说剑云峰峰顶的景色不错,夫君带你上去看看风景……”
“唔…我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