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助開普勒
小說推薦援助開普勒援助开普勒
启航这天选在新年的第一天清晨。
启航前一天的深夜十一时三十分,陈真从自己的床上爬起来,走到一间密室里拿出了酒保、裁缝送来的东西。陈真坐在床沿,床沿立刻变成一张凳子,地上升起一张桌子,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地上的物质被一种难以想象的方式分解后重组成了一张桌子,陈真就这样坐在桌子前一发一发地压着子弹,酒保只送来了六发舒马赫生前研制的特殊弹药,然后是许多制造方法已经被舒马赫公开的高速穿甲9*19mm手枪弹,陈真虽然没有摸过几次枪,但是压起弹来得心应手,这多亏了脑机接口。二十五分钟后子弹都压好了,陈真将两把枪都带上了,在g 34的枪膛和弹匣里装上了了舒马赫的特殊弹药,其余的都是破甲弹,陈真带了三个G34的弹匣和一个G26的弹匣,两把枪也装上了弹匣,陈真将这些全都挂在西装裤的腰带上,做完这一切的陈真穿上了防弹西装的外套走出了酒店。
由于这是外星文明第一次前往火星基地,所以举办的仪式格外隆重,仪式的举办地点在太空码头上,参加仪式的都是各界的名流,对进入太空码头人员的审核格外严格,军队驻守在太空天梯的周围。陈真走向太空天梯,还有两三米的距离,就被军队拦了下来,一名官兵用世界语询问陈真(世界语不同于以往的任何语言学习难度极高,但由于有脑机接口的帮助陈真掌握了世界语):
“你有通行证吗?”
“没有。”
“邀请函呢?”
“没有。”
特種軍醫 小說
“那请你离开。”
“可以麻烦你看看我的身份信息再决定要不要放我上去吗?”陈真举起了手臂,这个时代的人手臂或大脑(舒马赫都植入了一块芯片)里植入了一块米粒一样的芯片,里面包含了这个人的一切身份信息,并且可以被追踪定位。
“他就是古代那位让联合国下定决心援助文明的人。”那位官兵用一个棒状物读取了芯片信息,“他就是那时的传奇人物陈真,刚才联合国也发来信息了,赶紧放他过去!”
陈真没有经过安检(因为现在的武器都会被追踪定位,在这种重要仪式的举办地点进入范围内的武器都会被锁定无法激发)就这样被放行了,在天空天梯的门关闭的最后半分钟,军官对他喊:
“陈真博士,好好欣赏你带来的文明前往我们为他们搭建的伊甸园吧。”
既然有伊甸园,那么也会有地狱。
经过三十分钟的等待陈真到达了仪式的举行地点,两艘战舰还停在码头上,但是核聚变发动机已经被点燃发出暗暗的红光,战舰内的人员进入了最后的准备阶段,刚走到码头上,人群中就有人认出了他并与他热情地握手。距离战舰启航还有最后三分钟了,所有人都走到了观景台,陈真也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默默地远离人群走到一个刚好可以看到两艘战舰的地方。和木星基地一样的喇叭声响起来了,倒计时结束后战舰启航了等到两艘战舰离码头将近有200km的时候,陈真快速地从枪套里拔出G34分别对着“大地”号和“东方”号射击了三发特殊弹药,子弹还在太空中飞行的时候,人们就因为突然的枪响引发了动乱,陈真本想混在人群中溜走(因为天空码头没有监控设备,地面上也很少有,一切的追踪定位都只靠芯片,所以只要陈真在动乱发生以后混在人群中溜走就很难被发现),可是人群中有人发现了是陈真干的,迫于无奈陈真只能开始了屠杀,人群手无寸铁对陈真突然的袭击豪无还手之力,还没有摸到天梯的门就已经被陈真所射杀了,中途陈真无意摧毁了码头的重力系统,之后开的第一枪让陈真在空中翻了个跟头。不久后整个码头都变成了一片血的海洋,血液像一条条红蛇在码头飞舞着。战舰发现了码头的异常,将速度从前进一加速到了前进三,并且都开始往仓内注入深海呼吸液(原自刘慈欣《三体II黑暗森林》一种让人在高过载环境呼吸的液体),“东方”号率先注入完成进入了前进四并且改变了航行方向,而“大地”号还差一点注入完成。可就是这一点点夺走了全舰人(包括开普勒人)的生命,在太空的寂静无声中死神悄然挥下了他的镰刀。在特殊弹药触碰战舰外壳的一瞬间,从子弹头开始连带着战舰开始了湮灭,太空中湮灭摧毁战舰时并没有声音,第一发特殊弹药产生的湮灭刚刚开始,第二发就追上了战舰,紧接着是第三发,战舰的核聚变发动机机在爆炸之前就因为湮灭化成了推动战舰的能量,当核聚变发动机已经被摧毁后,战舰的各个仓室就也产生了湮灭,里面的生命体在一瞬间就变成了能量,整艘战舰湮灭成没有什么的墓碑这一过程只持续了45秒,警报还没有响起战舰就已经变成了一片尘埃,里面的人没有一点痛苦,而摧毁怎么大一艘战舰的东西竟只是三法小小的反物质子弹(其实摧毁一艘战舰用一发就够了,为了保险起见陈真才各射击了三发)。由于“东方”号速度快和转向及时,才幸免于难,飞到了火星基地。
陈真杀死了码头的所有人之后拖着血迹斑斑的身体乘着天梯准备回到地面,而地面的人对上面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对陈真毫无防备。到达地面之后天梯的门刚刚打开,陈真就掏出右手紧握着藏在衣服里的枪,迅速地对地面军队连开了好几枪,被击中的士兵立即失去了生命体征,就当陈真快要解决全部人的时候,他手中的G34没了子弹,身上也没有弹匣了,在陈真去拔藏在身后的G26时,一发子弹击中了陈真,子弹的能量变作可以被看见的光从被击中的点慢慢延伸,在衣服上形成了一片雪花,紧接着又多了三个雪花,陈真再无力气反抗,昏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