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投資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投資時代我的投资时代
数日后。
停靠在金茂大厦酒店门口的汽车排成了一条长龙,从车内走下了一位又一位科技精英。
因为前来参会的嘉宾实在太多,连大厦指挥交通的保安都有些不够用了,一度造成交通堵塞。
任政非缓缓走下车,看了一眼周围的繁忙景象,笑吟吟的对身后的女儿说道:“你看,还是夏总面子大,他这一发话,整个中国科技界都跟着动起来了。”
孟晚渔脸上挂着温婉的笑容,“爸,这是好事啊,夏总和复兴工业作为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他们越强,也就意味着我们出海多了一个可以依靠的盟友。
你不是常说吗?我们在海外面对的不是一个两个竞争对手,也不是一个两个国家,而是整个西方世界。”
任政非叹了口气,“是啊,我们就是那出头椽子,触碰到别人核心利益的时候,搞不好就成了被杀鸡儆猴的那只鸡。”
孟晚渔没有接话,他知道老头子一直有很强的忧患意识。
打造海思品牌,与复兴半导体合作,都是为了对抗未来不可预测的风险。
“走吧,看看夏总搭这么大的台子,准备唱什么戏。”
孟晚渔跟着任政非走到大厦门口,在签到的时候碰上了不少的熟人,这些人纷纷凑上前来打招呼。
中兴候卫贵此时正在跟闻泰张学正、龙旗杜军鸿、华勤邱文森三人聊天。
日后鼎鼎有名的三大手机odm巨头,创始人全部都在中兴工作过,是中兴创业系的代表性人物。
虽然早已离开了中兴,纷纷开始打造自己的事业,但他们都很尊敬候卫贵这位老领导和潜在客户,一见面就围着老候在打转。
候卫贵看见了任政非这位老对手,满脸笑意的走了过去。
“老任,夏总面子可真大啊!把你这位低调的电信大亨都请来了。”
“这种盛会无论如何也不能缺席啊!老候,又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我不来,万一有什么好东西,又被你一口吞了。”
“哈哈,
我是那种人吗?”
“你就是!”
……
两个老头相爱相杀多年,虽然彼此欣赏,但一见面就爱掐上几句。
被舍弃的勇者在魔王手下新生
任政非也非常皮,在某次通信展会上碰上了候卫贵,就曾经调侃过对方:老侯啊,今年又是坐经济舱来的吧?
丹武幹坤 小說
虾仁还要猪心,莫过于此了。
之所以这么说,一方面是中兴公司的效益没有菊花厂好,另一方面也跟侯卫贵比较简朴的个人生活有关。
当然了,任政非个人生活也相对简朴,经常被热心网友拍到坐经济舱。
两老头互怼了几句后,就罢战了。
因为两人看到一辆印着青木大学校徽的大巴车停稳后,浩浩荡荡的一群人从汽车内走了下来。
快穿:男神,有點燃!
带队的是校长付秉林和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丘勇,两人身后还跟着一大群半导体产业相关的创业者。
紫光集团总裁赵卫国、韦尔股份创始人虞仁榕、兆易创新创始人朱一明和舒青明、卓胜微电子联合创始人冯晨辉、格科微电子创始人赵立鑫、盛美半导体创始人王辉……
終極全才 小說
前来参会的这些人,都在半导体产业拥有不小的名气,公司也都有一定规模,同时全都学成于青木大学。
任政非看了一会儿,笑了笑说道:“青木就是青木,这一出场就是不同凡响,中国半导体的半壁江山啊!”
候卫贵扫了老朋友一眼,不屑一笑,“还有半壁江山在美国……不,美国的半壁江山。”
任政非对此看得很开,笑着答道:“别人不愿意回来,总不能把人绑回来吧?
我记得有位名人曾经说过,送出去十个人,只要回国一个就是赚到。
你看这批青木芯片创业帮,大部分人都拥有海外留学背景。
陈大同他们几个在九十年代的美国创办了豪威科技,并成功把公司运作上市,世纪初卖掉公司后,带上金钱和经验、技术回国创业。
不出去闯一下,哪有这些东西,等着天上掉下来?
九十年代的环境,哪有资本投资和发展民营半导体的环境?
那时候连官营半导体企业都还在攻克“微米”级别,至于纳米级别想都不敢想,只有国外才掌握。”
候卫贵轻轻点头,“不管是受到世纪初那波归国创业潮的影响,还是为了别的什么,只要回来的都是好同志。
我清楚记得,改革开放初期,钱学森先生就向上级提议要大力发展半导体技术,然后我就被选中派去美国引进设备和技术。
那时候穷啊,看上了很多项目却买不起,最后我就被厂里派去卖交换机了,开始一点一点积累资本。”
任政非哈哈大笑,“钱先生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听说他九十年代还提议过发展新能源汽车?”
“有这回事,不过那时候穷嘛,只能要紧着要紧的科技项目。”
“不用感觉遗憾,你看夏总现在不全部安排上了吗?半导体、新能源汽车,听说还在挖航天科工的墙角,这摊子铺的确实够大。
一旦成功,中国在多个科技领域的技术都将往上登一个台阶。”
候卫贵笑眯眯的看了任政非一眼,说道:“听说夏总从美国挖了几千名高水平科研人才回国,你就没有点想法?”
任政非不解道:“我能有什么想法?”
“学当年截胡中兴的人那样截胡复兴工业啊,反正你们工资开的高。”
候卫贵就是存心想挤兑任政非一下,当年中兴去青木大学校招,很多完成签约或者谈妥的应届学生全部转投了菊花厂门下,当时把他气坏了,同时又无可奈何。
那时候是2000年,大学生普遍薪资不过一两千元的时代,菊花厂开四五千元。
終極牧師 小說
老任这个人对竞争对手狠,对自己更狠,完全不考虑会不会玩崩。
他当时都准备看笑话来着,看菊花厂什么时候崩不住,结果公司越做越好,给员工提供的薪酬待遇也越来越高。
这事整得!中兴都不好挖他们的墙角了,只能菊花厂挖中兴。
任政非淡淡一笑:“你以为我不眼馋那些人才吗?可我们根本挖不起啊!
动辄就是年薪几百万,还分配魔都和京城的房子, 手机、家电这些小玩意儿就跟发着玩似的,估计等复兴汽车推出后还要给员工送汽车。
就是倒退几十年的顶级官营企业也没这么好的待遇!
夏总是真正尊重人才、尊重知识的人,同时他争的也不是小利。”
候卫贵听得眼睛都直了,惊讶道:“这么搞,他们就不怕玩崩吗?”
任政非听乐了,“十年前你也是这么诅咒菊花厂的。”
候卫贵急眼了,想要让任政非把这句话解释清楚,可对方转身带着女儿就进大楼了,根本不给他说话机会。
“我那是诅咒吗?我还不是怕你们倒下,至此少了一个对手,江湖寂寞。”
候卫贵见追不上老任,只好在心里吐槽了几句,然后忿忿不平的带着周围的一帮徒子徒孙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