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婚首富,她被病嬌老公撩瘋了
小說推薦隱婚首富,她被病嬌老公撩瘋了隐婚首富,她被病娇老公撩疯了
晚上,张清来到宋栩栩的公寓。
出了电梯后,她小心翼翼东张西望,仿佛生怕黑暗里有什么东西窜出来。
她犹犹豫豫终于来到门口,踮起脚尖透过猫眼往里看,想知道姜池走了没有……
君楓苑 小說
当然什么也看不见。
正当她踌躇着要不要敲门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她每天就吃这个?”
“啊——唔!”张清刚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立即就把自己嘴巴捂紧,瞪大双眼惊恐地望着坐在地上的姜池。
他穿着皱巴巴的衣服,慵懒地坐在地上,一条腿曲起来,手臂搭在上面,白皙修长的指尖夹着烟。
青白色烟雾袅袅,缠绕在他周身。
他见张清盯着自己却不说话,扯了扯嘴角,宋栩栩挑人的眼光着实不行,经纪人重利轻义,助理胆小如鼠,就注定了她红不了。
他又问了句:“你就给她吃这些垃圾?”
张清看看他,又看看自己手里拎着的外卖,壮着胆子说:“姜、姜神,安然她不挑的,她很好养活。”
“很好养活?”姜池迷惘地看着她,烟灰无声掉落在裤子上,他也没有察觉。
宋栩栩很好养活?
这是他听过的最大的笑话!
她人娇气,胃更娇气,要么这不能吃那不能吃,要么嫌这个咸那个辣,外面餐厅的饭再好吃,她都能挑出一堆毛病来。
为了给她养出二两肉,以前他每天换着花样做饭给她吃,后来工作越来越忙,但他只要有时间,就会赶回去给她做饭。
他曾经开玩笑说,如果没有他,她恐怕要饿死。
当时宋栩栩怎么说的?
是了,她笑着说她可以捡垃圾吃,吃着吃着就会习惯。
姜池突然低笑起来。
张清都傻了!
末世膠囊系統 小說
她不就说了句宋栩栩好养活?姜神就阴恻恻地盯着她,也不说话,然后突然又笑起来。
渗人!
宋栩栩我好害怕!!
“姜、姜神?没什么指教我就、就进去了?”张清步子往门口挪,伸手要去按门铃,她真的不想跟姜池待在一起啊啊啊!!
姜池冷冷开口:“等等。”
张清咻地把手指缩回来,小学生一样乖乖站好:“您请说。”
姜池从地上起身,走向对面房门,滴滴滴滴几声,密码锁开了。
姜池推开门,转身看张清还愣在原地,没有跟上来,眉头不耐烦地皱起来:“进来。”
张清急忙小跑过去。
进门后,她才发现,这房间的整个布局,几乎跟宋栩栩的一模一样。
唯一的不同,就是墙上挂了很多照片,玄关,电视柜……每个角落,还有许多摆台。
黄金眼
云水青青 小说
琳琅满目的……
宋栩栩。
张清倒抽一口冷气,像是不小心撞见了大佬秘密,生怕被灭口一样,进来后就贴墙站着,瑟瑟发抖。
她脑子里乱哄哄的,说是一片空白,但又塞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在里面。
为什么姜池会住在宋栩栩对门?
为什么姜池房间里有这么多宋栩栩的照片?
为什么姜池撸起袖子做饭的样子那么熟练?
为什么为什么?
张清脑子都快炸了!
随即就听见姜池说:“她喜欢吃辣,但她胃不好,一吃辣就胃疼。”
这个‘她’没有明确指向,但张清福至心灵,瞬间明白这个‘她’是谁。
但她不敢说话。
她可从来没见宋栩栩胃疼过,倒是见过她把别人打胃疼过。
提起宋栩栩,姜池阴郁的神色淡了几分,嘴角还依稀带着笑,“她从小就怕疼,掉根头发都要哄半天,每次胃疼的时候,她就窝在我怀里,非要让我亲亲抱抱……”
张清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吸冷气了:“……”
姜神口中的那个娇气鬼是她认识的那个刀子捅进肚子都面不改色的十八线糊咖艺人宋栩栩?!
一顿饭在姜池徐徐的说话声中,新鲜出炉。
他拿出食盒一一把饭菜装好,递给目瞪口呆的张清。
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句:“她究竟看上你哪方面的能力?”
张清:“……”
杀人诛心!
她喃喃道:“大概是看上我喜欢骂她吧。”
话音未落,她头皮一凉!
张清:“……”
她说了什么?
她刚才说了什么?!
她惊悚地抬起眼看向姜池,后者眉眼清冷,声音也清冷,仿佛闲聊般问:“哦?你喜欢骂她?”
张清双腿一软,差点当场下跪!
她敢保证,如果她敢说是,今天她就得横着从这里出去,明天西山陵园就会多一块名叫‘张清’的墓碑!
“我不喜欢骂她!一点都不喜欢!我怎么敢大逆不道的骂她啊!我就算骂自己也不敢骂她!!”
姜池点了点头,走到门口把门打开,非常绅士地做了个‘请’的手势,“趁热让她把饭吃了,别饿着她。还有,别告诉她饭是我做的。”
否则就她那个脾气,肯定直接把饭菜扔垃圾桶。
张清战战兢兢捧着食盒出去,临到门口,她吃了熊心豹子胆,问:“姜神,您怎么住在栩栩对门啊?”
问完她就后悔,后悔就想跑。
姜池却是一笑,轻轻的,像晨间一缕风:“住在这里,方便看着她。”
看着宋栩栩干什么,张清没敢问。
……
卧室里,宋栩栩躺在懒人沙发里打游戏,打着打着就走神了。
姜池刚才离开时的那张脸,又无端地从她脑子里钻出来。
穿越之哑巴王爷
其实那句话刚说出口,她就后悔了。
但让她意外的是,姜池有所长进,没有想当场弄死她。
想当初她分手的时候说了句同样的话,后来被那人绑在卧室一个星期,愣是双脚没下过地。
要不是之后她趁着姜池放松对她的监视,跳窗自杀威胁,她大师兄正好闻风赶来,姜池指不定疯成什么样。
她现在都无法忘记,她执意结束两人关系的时候,姜池割腕躺在浴缸里那副鬼样子。
他是个疯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的人。
但刚才姜池也就是脸色难看了点,甩门的力气大了点。
人没疯。
实在可喜可贺。
“栩栩?”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随即房门打开,张清的脑袋钻了出来。
张清大咧咧的,有时候有点胆小,有时候又有一腔孤勇,但从没这么温柔过,宋栩栩吓得手机都掉了,见鬼似的瞪着她:“大清,你鬼附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