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術戰戒
小說推薦咒術戰戒咒术战戒
看着翊的这般样子昱槿只是瞟了一眼天齐的位置随后便看向了手中的白翼,似乎有些犹豫什么,随着就抬起头对翊说道。
“给你..那么现在你该怎么办呢?”。说着昱槿已经丢出了白翼向翊去,站在原地看着翊想着他会有何办法来对付此刻的他。
翊当然顺手接住了白翼,但看见昱槿的模样就知道已经毫无办法了,面对能免疫一切攻击的他不知道该怎么不输在他的手中。
“可恶..我还以为他是会站在我这边的人,没想到居然还是要面对..而且还是这么难缠的人,我..我该怎么办”。翊脑里一片混乱,根本不知道该动昱槿怎么动手才能伤到。
“可是..你的这副模样怎么都会有时效吧,只要我撑过去..就能伤到你了”。翊突然意识到昱槿的咒术似乎有缺点的说道。
“你还妄想撑过我的时效?我的可是以咒力强度来维持的..可不是什么固定时效”。昱槿笑了笑说道,觉得翊有些太过天真。
“这..的确算咒力流逝的话我是不可能撑过的..可恶”。翊听着昱槿的解释不经更绝望了,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敌得过的。
“不过..你既然能躲得了我的攻击,自然你也攻击不到我吧,以这种状态僵着你又能有多少耐心”。翊淡淡的说道。
“你未免还是太天真了,我当然不可能有那种缺陷,所以你还是放弃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说完昱槿就动起了身,一时间一下拳击直接就打上了翊的身前,并不是穿过去。
而在那原本该是灰蓝色波动着的手臂直接就现形了起来,但其他身体部位却没有任何变化,让翊不经了愣住了。
紧接着昱槿便又继续向翊的身躯不断打击着,让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遭受那沉重的打击,渐渐白翼都握不住起来掉落在地。
“你来到这里真是最错误的选择,就凭你这实力就不要想去对我们组织造成什么威胁了”。
“与其这样来送命倒不如早点滚回你原本的地方吧,简直是丢人现眼!”。
“比你强悍的人多得是,你又何必非得勉强呢,明明只用当个普通人就好了,别多管闲事了!”。
“像你这样不顾一切的人..又能拥有什么!”。说完昱槿打出了最后一击在翊的黑吟上,顿时就破开了一个大洞,冲击直入他的肉身,一时间一阵惨叫声随即从翊的嘴中传出。
此时翊身上的黑吟都已变成了破烂不堪的模样,在正中间有着被打穿一个大洞的样子,那里面的肉身被深深陷了进去,翊被打得跪在地上张着嘴看向昱槿,一脸狰狞无比般。
“我才..不会..就此放弃!我不顾一切才能..拥有想要的..东西!”翊咬着牙颤抖着的说道,随即昱槿就收起了手,就那么静静看起翊来又瞟了一眼天齐的位置。
“你不怕死吗?如果是自己无法做到的事..你也要拼命到死都坚持吗?”。昱槿轻声说道。
“当然..我可不想再..失去任何人,无论如何我都会..拼命的”。说着翊就缓缓想撑起身子,但昱槿只是随着就掐住了翊举起。
一时间让翊就觉得很是难以挣脱,使劲掐住翊要喘不过气来,那般力量甚是在翊的面前展现的非常强大,不经让翊都有一瞬间觉得会因此死在这。
“你..真是个难以屈服的家伙..可是即使我想相信你又能如何”。说着昱槿松开了翊直接在掉落的同时踢向他的身躯,顿时让整个人往了天齐的方向飞去。
“虚解”。一声说道昱槿身上虚化的模样渐渐就恢复了原状起来,接着就往翊飞向的地方缓缓走去,并顺便收起了自己的大剑。
“看来也并没有想象中的强嘛..快把他杀了昱槿”。说完天齐看向了昱槿..一脸满是期待。
“先别急..死之前还可以询问他一番”。昱槿走到了翊的身旁说道,随即蹲下抓住他的颈部朝向他看着。
“据说莲漪找你的同时还不见了踪影,你是把她怎么了?”。
此时的翊有些较虚弱一般了,只能睁开着一边眼睛看着昱槿,并又想要使劲张开嘴来。
“莲漪还去找过他?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吗?”。听到昱槿的话天齐不经皱起了眉头说道。
“似乎是他夺走了莲漪在拍卖所的货,所以才找他去的,莲漪一向心狠手辣..喜欢自己出面对付您是知道的”。
“他还进得去拍卖所?那可一向需要交钱的吧,就他这种小鬼哪来的钱”。
“这就不从而知了,快说..莲漪在哪!”。昱槿用力掐紧了一下翊的颈部说道。
“啊..她..已经死了!是..是不可能会出现了的”。翊回想起之前的事情隐隐浮现出记忆的说道。
“死了?怎么可能..她不可能不会使出空间技来对你吧,她的空间技可从未失手过”。
“谁知道呢..我的记忆中,她的确..死在了我面前”。翊说着就咳了咳起来。
“该死..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难道..你从她的空间技里克服了自身的阴影?”。
“不..不知道”。翊有些快要没力气的说道,身体上因被昱槿前面的连续打击攻击着,使得现在感觉很是疼痛甚至连说话都费劲。
“那你是怎么出去禁间的!是谁帮你的!”。昱槿对翊吼道,
“没人帮我..”。翊淡淡的说道,并不想告诉实情。
副本歌手短内容
“没有?那你是怎么出来的?你的剑能斩开两半附有咒纹的门?就凭你那咒力连我都不如,你如何比得过紫肰设的咒纹”。
说完翊并没有理会昱槿的问答,只是闭上了眼睛..似乎是感觉到有些不适,此时翊的状态也已要到达极限..身体方面开始出现无力感。
“说话啊..别给我装死!”。昱槿不断晃荡着翊的身体,但始终没有动弹,让昱槿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既然不说就把他除掉吧,省得有什么麻烦”。天齐不耐烦的说道,一点也不想看见翊的身影。
“就是就是,赶紧除掉吧,省得这家伙又闹出什么事情来”。一旁告知翊位置的身影也随即说道,似乎对翊也很是不满。
顿时让昱槿瞟了他们一眼,随着就微微眯起眼睛看向翊缓缓说道。
“先再关押起来吧,正好看看他怎么逃脱的,以后要他当个下手帮我们做事岂不是更好”。昱槿心里想了些什么的说道。
“你确定放心得了吗?万一他又跑出来..”。天齐还未说完便被昱槿打断了话语。
“不会的,有我在就不会出现这种事,大可放心吧”。说我昱槿松开了抓紧翊颈部的手,随着就抱了起来往一旁走去。
“你..敢不听我的命令?昱槿!你是想干什么?”。天齐见昱槿并未听从的意思,立马就吼了起来。
“抱歉..我觉得留着他还有些用处,恕我难以从命”。说完昱槿就继续走着。
“你这个小子!要不是紫肰不在..有得够你受的,可恶..紫肰这家伙到底去哪了”。天齐很是想要有人出现能除掉翊,更想把昱槿好好教训一番。
“他居然..第一次为了一个外人违反命令,真是愚蠢”。那名告知翊位置的身影不经摇了摇说道。
就这么两人以为任由昱槿带走时,两个身影渐渐带了一群人的走了过来,此时两个最前面的两人分别是穿着白色服饰,胸口上有着研字的男人,还有一个穿着蓝色服饰,在肚子位置上印有着命字的男子。
“昱槿..你这是擅自带人去哪里?居然连天齐的话都不听了?”。那个穿着白色服饰的男人说道,看着昱槿手里抱着翊的模样很是不解。
“尹琸大人..小的只是带他回去关押,并不是不听,毕竟还有着许多事要从他口中了解”。昱槿没想到..这个时候他的上头居然出现了,并且旁边跟着蓝色服饰的人正是他们口中的紫肰。
“许多事?可天齐都下了命令了吧,你别忘了违背是什么后果”。尹琸眯起了眼对昱槿说道,一脸甚是严肃。
“让我再教教他长长记性吧,尹琸大人看好就行..”。一旁的紫肰笑着说道,便缓缓走向了昱槿..脸上很是不屑于他。
“紫肰..可恶,难缠的家伙”。昱槿轻声嘀咕道。
“你也要阻止我吗紫肰..我就是带回去关押想询问一番怎么了?又不是想要救他”。昱槿咬着牙说道。
“阻止?不..不,我只是想要单纯的让你知道这里谁是老大!”。说完紫肰缓缓抬起了手对准起昱槿。
看见这副模样昱槿立马慌张了起来,连忙就是把翊放在了自己身后,随即紫肰就抓紧起了手,顿时间一并喊道。
“万化咒术·一式逝灭!”。说着的瞬间昱槿整个人的身躯就被压缩了起来,一时间一股疼痛感就涌上了他的脑中,渐渐连同身体上开始破裂,让皮肤出现丝丝裂痕..鲜血隐隐流出。
“啊啊啊!紫肰!若你把我弄死..可就再也没人能护得住这里了”。昱槿狰狞的喊道,身上开始了微微发抖。
“哈哈哈哈..谁能是我的对手!除了那帮在山顶上的家伙..没有任何人是我的威胁!可惜的是他们可从来不会管”。紫肰咧着嘴说道,心里根本就不在意昱槿的死活。
就这样一点点的让昱槿的身躯渐渐破裂开着,让那原本丝丝裂痕的模样都扩大了起来,顿时流出的鲜血让身上的白色服饰都染红了模样。
就正当昱槿觉得必死无疑时,觉得自己该后悔护住翊时,在紫肰的身后位置响起了一阵阵铁质般的碰撞声。
总裁,我们不熟 小云云
“啊!不..不,这是..”。一个穿着红色服饰的人还未说完话就被一下刺死了起来,身影随即就倒向了地面。
“他是!怎么又回来了!快跑!”。
“那个人又回来了!快跑啊!”。
“啊啊啊..不要杀我,我是被迫的..我是..”。一个穿着红色服饰的人又一下被刺死,连话语都没来得及说完。
一阵阵的惨叫声依次响起,让紫肰都不经有些分心,可是还要控制住昱槿并不能立马回头。
“嗯?什么情况..那边出什么事了”。尹琸听见了那阵声音便回过了头看去,一时间身后的数多部下开始慌忙的跑开,让尹琸不经觉得发生了什么不妙的事。
连同天齐都开始皱起了眉头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若是有人来入侵..又会是何等的人有那种实力来不顾一切的呢,可例外之前也只有那一个人罢了,让他久久不敢回想。
“走..去看看怎么回事,是谁那么大胆敢来肆意妄为的来入侵我们”。说完天齐往尹琸的方向走了过去,身后穿着白色服饰的身影并没有回答,只是紧跟而上了起来。
“意剑术·一式裂流!”。一个身影随即喊道,顿时手上有着白色中附有蓝色条纹的剑被一股黑白色的气体覆盖起来,一时间又在整个剑身上覆盖起黑色的波纹。
瞬间身影就斩出了一道黑色的半圆气波,那那般气波上还附带着强烈的白色闪电模样,一股强劲的冲击顿时就让身影前方的一片全部被斩断并冲飞开了起来。
就那么短短的数秒时间,那些全部在尹琸后面的部下都已被斩断开了身躯并一一冲飞向了两侧,渐渐的就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毛绒大衣的身影正握紧着手中的剑跑来。
“这股气息是..糟糕..不会是他吧”。紫肰突然身体抖擞了一下,似乎意识到了身影是谁。
“这..果然是他!那个老不死的..紫肰!快来拦住他!”。尹琸疯狂的喊道,随着就跑开往了紫肰的位置,一脸慌张无比很是害怕。
“是他!行了紫肰..把昱槿松开吧,先把这个老不死的弄掉!少了莲漪的话应该也不成问题吧”。天齐此时刚走过紫肰身边就看见那副身影,随着就对紫肰说道。
“知道了..交给我们吧,先暂且绕你一命..昱槿”。紫肰带着不甘的语气说道,随即就松开了手并转过了身来看向身影跑来的方向。
但身影很快就也看到了紫肰的身影,随即就又摆出了姿势,让尹琸和天齐两人顿时就恐慌的跑开,生怕被伤及到,一时间便又是一道黑色的半圆气波被斩出向前方。
不过与刚才不寻常的是,此时的黑色气波上却流动着隐约的黑色波纹模样,似乎让周围的场地都微微抖了起来,散发出一股比刚才还要恐怖的气息直冲紫肰而来。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昱槿!用你的咒术给我抵消掉”。一声喊叫让正在喘息着的昱槿立马就看向了那边,顿时发现了那道恐怖般的气波就认出了是谁的招式,随着就拖起身子赶紧跑去。
“三式·虚障”。昱槿很快的跑到了紫肰面前缓缓说道来,一时间在举起的手面前出现了一道透明般的灰色屏障模样,就这么抵上起了那恐怖般的气波。
而很显然昱槿的屏障轻松的就抵消掉了身影的攻击,顿时那恐怖的气息也随之消逝了,让紫肰看着身影无奈的样子笑了起来。
“谪淮..你个手下败将还回这里干什么?难道前几天的仇还想报回来?”。紫肰一脸洋洋得意的笑着说道。
“谪淮..他怎么又回来了,明明不是应该..害怕我们了吗”。昱槿不解的轻声嘀咕道。
此时那副脸上长满了白色胡子和满头的白色长发的谪淮正紧盯着紫肰,即使被那飘逸的白色长发有些掩盖住了双眼,但依旧没有减弱他的杀意。
“我是来救人的..把那小子交出来,不然今天就算我死也得把你们全灭了”。谪淮气势汹汹的说道,眼里不再充满着忌惮。
“动手吧..昱槿,这老不死的真是疯了,都不知道在说什么”。紫肰听着谪淮的话并没有在意,只想着快点解决他。
“五式·虚没之界·一绝”。说着昱槿就打了声响指,顿时从脚下展开出一道灰色的光圈扩开周围,渐渐形成笼罩周围的结界起来,让周围都呈现成了灰色的一片,但紫肰没注意的是他的身上开始有些渐渐消散了起来。
而正当紫肰也想随即喊道开启空间技时..却突然发现双眼失去了视角,立马让他有些愣住不知什么情况,便见此情况的昱槿直接就是一拳打向紫肰的脸去,顿时就让他歪向了一侧。
紧接着昱槿并没有想停下,便又连续挥舞起了几下打向紫肰而去并一边朝谪淮喊道。
“谪前辈..翊在我右侧的位置,你大可放心吧,现在并无大碍,想必你说的是他吧”。昱槿的一阵喊道让场上的所有人都呆了,根本不知道昱槿说的这番话是何意。
但谪淮看向那边后的确是发现了翊的身影,不过气息倒是较微弱,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倒是又看向了昱槿时有股莫名的感觉,似乎此时的昱槿并没有一点意思想对付他。
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紫肰被昱槿打倒在了一侧,让紫肰都要愤怒了起来,知道是被昱槿给打的就立马喊道起。
“五式·万域!”。一阵喊道..手便按向了地面随即展开一道白色的光圈扩开周围,在那最边缘的位置形成了一圈像似防护罩一般的模样,还在不断在流动的,似乎很是不一样,同时结界里的人将大幅度降低全身力量。
“你这家伙!居然要反抗!我看你是不要命了吧!”。紫肰缓缓站起后就召出了一把长戟,那浑身上下有着金色与蓝色相交的条纹刻在上面,显得很是不同,随着就摆出了姿势用感知锁定了昱槿的位置。
“三式·电化极斩!”。说完长戟上就附带起了深蓝色的闪电模样,一时间就冲向了昱槿挥去,而昱槿也是反应迅速立马就召出大剑随之抵挡,就在触碰的瞬间那深蓝色的电流就覆上了大剑从而向身体侵入。
就这么在连续抵挡下那不断的深蓝色电流一直侵入在昱槿的身体上,使得开始又出现了损伤的模样,紧接着紫肰最后一击让闪电都变成了紫色一般,顿时就贯穿起昱槿的大剑起来。
眼见情况不妙,让昱槿立马就躲闪到了一旁,让手中的大剑随着冲击飞向到了身后,一时间看着紫肰咬起了牙,但紫肰可不想罢休,对着昱槿有着更多的怒火。
“这是闹了什么事吗?为何不来对付我,真是奇怪..不过看在刚刚那家伙帮我的份上,就帮他一把吧”。谪淮见昱槿还是败落了下来,不经有些无奈,想着还一下人情便摆起了姿势。
“意剑术·三式天影杀阵”。随即谪淮就把剑丢向了空中,顿时从空中复刻出许多把剑的模样,随着剑重新落到手中就指向紫肰而去,瞬间空中的剑就开始极速飞向紫肰去。
而此时正当想使出下一招的紫肰突然就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气息,转头朝谪淮那边看去感知的瞬间,就让人慌张了起来。
“这老不死的..可真能趁人之危啊”。说完让紫肰就做好了迎接攻击的准备,一脸皱着眉头很是狰狞,似乎知道凭借一个人的他根本不是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