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舊夢她的輕狂冷邪少
小說推薦豪門舊夢她的輕狂冷邪少豪门旧梦她的轻狂冷邪少
✰✰✰✰✰算账的甜蜜,是不是有隐患
××××
露卡有点生气,隐约只感觉不好,非常不好,她最讨厌背叛了!
忽然一咬牙,恨意慢慢,生气地再问:“是不是他!!!”
童恩低着头,咬紧下唇,不作声.
看她不敢承认的样子,露卡一生气地瞪着她,气疯了说:“是不是他!!!”
“我没有……”童恩不知道怎么地,就抬头向她反驳道,双眸红红的看着露卡,说:“只是问一下,他走到哪了?”
露卡要疯,一下子暴走的瞪着童恩,很气愤的吼道:‘只是问一下,那你干嘛和他通电话,那么甜蜜,你是谈恋爱了吗???’
“我…….我…”童恩有些着急地解释道,忽然被露卡大力的反对声吓得六神无主,抽泣地说:“露卡……你听我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解释?”露卡瞪着双眼,心疼的冒了雨露般的眼眸,心疼地哭出来说:“我这两天,眼皮一直在跳,我早就应该发现你有不自在的时候,可是我却没有想到你会真的,喜欢上他,你这个疯婆子,你是什么人,他是什么人,你又是他什么人,你又知道他现在是谁,他是和国理事接触的那类人,他是高高在上的总裁,他是整个东亚的未来,另外,我提醒你一句,他现在有未婚妻,那个女人叫戴尔翎,他还有一个长期维持的情妇,那个女人叫夏欣然,夏欣然是那个三届都入选国家队主/席荣誉的那个代言家族,这个情妇还是别人的女人,你告诉我,你是什么,,啊,你是什么身份接近他啊,你告诉我,你这个疯子,你疯了…………”
整个房间都是露卡从灵魂深处咆哮的声音,震耳欲聋,可是童恩却觉得是暖流,她的眼泪滴滴的落出来,不一会儿就很痛苦的残存着几丝力气,一直抽泣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什么也不是,童恩!你要我说你什么好啊?”露卡心都滴血,她怎么会有这样的队伍,忍不住的怒斥说:“从你受伤都现在,你为什么活着,靠的是什么?你难道忘了吗?靠的是你自己的那颗心,你主动它有多坚强吗?你知道它有多可伶吗?你知道自己有多狼狈吗?你还这样…………”
童恩面部紧绷,不自觉的咬紧牙根,什么话也不敢说,只是因为露卡的生气,吓得全都在脑震荡似的发抖,身体也在发软…
“你好不容易才活过来,你想死在他手里吗?”露卡别提有多痛苦的说道:“他们都是什么人是,都是魔鬼啊,戴尔翎又是什么人啊,她那样拥有权力和疯狂的女人,是会把她杀了的,她一定会杀了你,如果她发现你和那个总裁的事情,你怎么能确定,是古宴笙先喜欢你的???在戴尔翎眼里不是你先勾引他的,啊!!!”
“…………”童恩重重的咬紧下唇,心酸痛苦,眼泪滚落,连忙不知所措的摇摇头。
“那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意义,找到爱情的种子吗??”露卡紧紧的瞪着童恩,一激动就不管什么泪水不泪水的了,她好激动的说:“重要的事情,说3遍,你在自寻死路,你在自寻死路,你在自寻死路,我真的看错你了,你会后悔死的,他不可能会喜欢上你!如果他会喜欢上你,真心实意的那种,几年前他就不会让你独自一个享受那场暴风里,你别忘记了,是你自己痛的,吓得,倒在地上,你看他来了吗?我告诉你,我现在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在你接受治疗的时候,我有找过他,他正在陪他那个情妇,我都在走廊上向他跪下来了,可是他还是不肯,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当时想撞死自己,你现在只有我了,我当时那么心寒,那么心痛,他为什么不愿意扶持你,因为在他的心里,眼里,甚至他的怀里,都是那个女人,就是夏欣然那是他的情妇,情妇,情妇,你懂吗?你活的这么可怜又卑微,他要保护的女人从来不是你,他情愿保护他的情妇,也情缘你去死,去挣扎,去失去一切,你差点因为他的情妇,差点把你丢进海里去,你是不是忘记季公子把你从警察局捞出来的事情,你是不是忘记了,他要你给他的女人陪葬,下海陪葬,葡童恩,那些血一样的事实,你都忘记了吗?你是不是贱!!!”
童恩的眼泪滚落下来,茫然无措的看着前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如果你把这些忘记了,你会不会活得太没有尊严了?”露卡摸着眼泪,自己一个劲的哭,她忽然摇摇头的哭着说:“我不是故意要骂你的,我只是心疼,真的很心疼,我为了你,连一个总裁都能骂,自己的仕途什么都不要了,可你呢,我在反抗的同时,你又在干什么,好不容易跟秦总裁学点东西,你每天都在干什么,不是嘻嘻哈哈,就是在说说笑笑,玩些老暧昧,如果,有一天我不能保护你,你又该怎么办,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好不容易跟着秦总裁赢回点做人的尊严和底线,为什么,你还是要掉进那个旋涡里,我真的不明白,你好不容易才爬出来,是不是女人看见香槟美酒,钢琴礼服,就什么都忘了,忘了原本的自己,那你又将成为什么人,我真的不明白了……………..”
童恩把唇都咬破了,这一会,感觉自己的心脏给撕裂般的疼,想起昨晚陪伴着的那个男人,她忽然抱紧露卡的肩膀,哭着说:“露卡,我知道我不应该喜欢他,我知道我不应该去爱他,我们之间不可能,我知道……我真的知道…..可是你知道吗,心,掉了一次两次,都在他的世界里沉沦,无法自拔,我不知道,我总是能看见他的体贴,伤心,寂寞,与快乐,还有愤怒与潇洒,可为什么,我就知道不能分心,我好像每次都知道他在客气着什么,又好像都在懂得,就连他骂我,误将我认错是推人的人,我好像都懂他的寂寞,那每一次的纾解,好像不是我的在折磨他,是他在折磨他自己,也是别人在折磨他…………”
“你这个疯了!你疯了!你疯了!”露卡推开童恩,再次心疼地跌坐在地上,不要形象的去推开童恩的脚,乱哭着说:“他要弄死你,你还懂他的痛苦作什么啊?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如果爱情是有理由的,我可以找出一百个理由不喜欢他…”童恩好痛苦地坐在沙发上哭。
“天啊!为什么会这样啊?”露卡仰头哭着说:“为什么会这样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的牺牲,为什么,我不信,戴尔翎她会杀了你的,她一定会杀了你的。我什么也不想,我只要你今后会好好地活着,可是你为了爱上他,你连命都不要了吗?如果他真心看待你,就不会放任着现在的感情,再和你暧昧啊!童恩…你在和他玩暧昧,这个代价你付不起,你怎么那么傻,傻到我想放弃你,你真的,要多看看伯父…你不要这样总是在轻视你自己……你当初的承诺,我一个字都不信了,你说你心痛伯父的离开,那些话,那些感触,你要我怎么相信,那么多人的牺牲,结果你又掉进坑里,为什么………你是一个有尊严的人,请不要以,第三者这个身份,那样真的会散掉你本来的世界啊!你的世界的根本,真的会没命的!!!”
童恩就像整个世界都被猛地撕开,处处击破………瘫倒在地上卷缩着自己,什么话也不想说!
窗外的雨下的飞快,沿着玻璃上的雨水,一点一滴的落下来!
秦苍端着酒杯站在落地窗前,手上摇晃着红酒杯,今夜感觉极为不良好,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闭上眼睛,听着窗外配合雨水的寂寞,背后亮着灯光,一个女人坐在钢琴上,裸露着背弹着钢琴………
他手上一直叠着一个纸飞机,彩色的大风扇,就看着淡淡的看着,一想到眼前跳出来一个童恩的画面,他就扬起了唇角,这抹难掩的笑容直达眼底那般的深邃!
滴滴答答的钢琴键盘,优雅的流淌出美妙的音乐,秦苍闭着眼睛,什么也没有打扰他!
美国时间凌晨,交付的二次项目审核表,也在他听钢琴的时候,滴滴的传来在手机上略微低沉的提示声,他拿起来看了看,目光深邃睨了睨,嘴角提起一抹笑容,又看着眼前的纸飞机….若有所思!
古宴笙眉头拧紧,总裁办公室
他刚刚收到美亚的项目表,正在审核。。。。。。。。
挂了美国的电话之后,古宴笙依然在办公里处理这笔文件,东膺传了好多需要他看的文件!
“几点了??”古宴笙自己看了手表,又问东膺!
东膺以为他有急事,就抬起腕表看一眼,说:“9点15分!”
我愿为你献上黎明
古宴笙的脸色沉了沉,看着桌子上的手机,薄唇抿了抿,昨天明明说好,今天早上过来还衣服,她怎么还没有来。。。
东膺越来越看不懂总裁了,,只是看他脸色不怎么样,遂,低着头默不作声的整理文件!
大约到了晌午,咚咚的提示声!
“进来……”总裁办公室,古宴笙继续坐在桌子上看着一道一道文件。
戴尔翎今天倒是好气色,一进门她就感觉到有点冷,拉了拉紫色的披肩,抿笑的看着古宴笙在忙,她眨了眨梦幻水晶的眼睛,一笑的走进来从门口,又关上门!
古宴笙看她穿着黑色的紧身裤,黑色的皮筒靴,高扎马尾,一件路肩一字领的吊带衫,稍微愣了一会,才问:“你怎么来了???”
戴尔翎听出他这话的意思,意思是她都是夜猫,平时没有这么早,边走边想,便来到沙发前坐下来,才说:“昨晚参加完一个时尚盛典,知道你没有回去休息,顺便过来看看你,和你一起吃早餐……”
古宴笙默不作声,继续看手里的文件,好像紧急事情处理…….
“你今天会忙到什么时候?”见他冷漠,戴尔翎看着低头研究的古宴笙,不耐烦的说!
“不知道……”古宴笙的声音冷淡,翻阅了一张纸…
戴尔翎看了他一眼,忽然感到胃里搅着一阵冷意,便手捂紧嘴巴,飞快地站起来,往他的休息厅快步跑去。
古宴笙有些奇怪地抬起头,看向前方打开休息厅的那扇门,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呕吐,他立即站起来,来到休息厅的门口,低头看到戴尔翎脸色发白,咽着令她难受的喉咙,失控的走出来!
古宴笙拿起旁边的纸巾盒,递向她,问:“你怎么了?”
戴尔翎抬起头看向他那有点紧张的表情,笑说:“我怀孕了!”
一阵沉默。
戴尔翎抽笑了一下,拿过纸巾,轻擦着嘴巴,脚步有些不稳地走向沙发上,有点无聊地坐下来,双脚伸直叠向面前的茶几,再从自己的包包里,抽出一个烟盒,抖出一根香烟,放在嘴里,手里的打火机迅速地点着,深吸了一口烟,优雅而风情地微吐出来……
古宴笙看着她这般做派,便沉默地走向窗边,打开了一扇窗,让清香的海风席卷进来。
戴尔翎拿着香烟,看着这个男人那伟岸的身影,也知道这男人不喜欢她的烟味,她忽然贼兮兮的笑容满面,却冷漠地说:“既然你不喜欢我抽烟,为什么还要选我!”
“我不会约束你喜欢的!”古宴笙坐在搭伴椅上,重新翻开文件看着。
“那是因为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如果你喜欢我,你会什么都想管着我,就像管夏欣然那样,对吗?”戴尔翎冷冷的微笑到说。
古宴笙莫名其妙的抬起头看向她,眸光一闪,很不悦。
戴尔翎痛的有些苍白的脸,脚步微跄踉地站起来,蹭着十多厘米的高跟鞋,站到古宴笙的身后,突然从后背,腑下身,环抱着他的脖子,把脸蹭到他的脖颈处,有些欢喜的黏着他,她享受这种感觉好像全部拥有他!
古宴笙反弹性停下来。
“我说,你的爱…什么时候才消失?”戴尔翎困了,有些难受地问。
他没作声!
“算了!”戴尔翎摇摇头深呼吸一口气,却放开他,接着说道:“天天盼,年年说,这也没意思!”她移动着双腿,谁知道脚后跟一歪,身体不经意地碰到他的手机,跌落在地上,她有点无聊地弯下身,要捡起手机,手指不经意地按到相册的功能,然后看到童恩的甜美照片,出现在手机屏幕中,她一时间愤怒地扬起手机,对向古宴笙,厉声的问:“这是什么?”
古宴笙的双眼流转了一下,才继续维持平静地说:“这是我和童恩约定各自清白的时候,别人拍的!”
“也就是说,你知道这照片在你的手机里?”戴尔翎问的好犀利!
古宴笙一阵沉默。
戴尔翎看向他这眼神,一团火正要熊熊燃烧起来,不可思议地看向他那平静的脸色说:“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我怎么对你了?”古宴笙也提高声音问她!
戴尔翎一个急喘着气,双眼极速地通红,哽咽地扬起手机,看向他说:“你和夏欣然之间美丽的爱,把我推得远远的,流失了4年时间,现在你还要招惹一个童恩来伤害我???”
“我和童恩现在,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古宴笙冰冷的说!
“你!!!”戴尔翎忽然就落泪哭向这个男人说:“你知道我容忍你,容忍你多久吗?你知道我为什么容忍吗?那是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一生一世!!!”
古宴笙咬紧牙根,双速地闪烁!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戴尔翎忽然疯狂地将那手机给砸在地上,再奔溃地叫起来:“你到底没有一点良心啊?一点都想不起我吗?在你的世界里,你没有责任吗?你的世界里,没有道德观吗?”
古宴笙愤然地起身,看着她说:“你说我的世界里没有道德观!那你告诉我,我和夏欣然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
戴尔翎愤恨落泪看向他!!
“如果我和她有什么事,你没有这个机会!”古宴笙忽然冷脸地说:“我从你爸爸那里答应了,我就承诺过,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讨价还价!如果你觉得童恩的事情,超过了你能容忍的界线,与你所谓的道德观有抵触,那……我们分手吧!”
戴尔翎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人。
古宴笙也一脸冷静地看着她。
戴尔翎好可怜的眼泪滚落下来,再看着这个人,有点不敢置信地问:“你说什么?你说和我分手?分手是吗?”
古宴笙咬紧牙根,看向她那双泪眸!
戴尔翎的整个世界,突然透过一阵深沉的哀伤,痛苦地问:“你爱过我吗?真心地牵过我的手吗?我们之间哪来的分手?分手,至少也曾经在一起啊……这么多年来,我只是一直在等你而已……我没有和你在一起啊!古宴笙!全都是我苦苦在等你啊!在你受伤的时候,我也曾经陪伴过你啊!为什么你这么无情啊?把分手说得那么轻松……我到底爱上了一个怎样的魔鬼啊??”
古宴笙看向她忧伤的模样,咬紧牙根,绝情地转过脸!
戴尔翎痛苦地哭着说:“早知道爱上一个人这么苦,那干脆不要爱了,弄得现在这么活该,为什么要承诺呢?!你为什么要承诺呢?我到底有哪里不好,别人能看都这么低声下气求你吗?能看到我这么没尊严在你面前吗?”
古宴笙转头看向她。
戴尔翎却仰起头,仿佛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应的那种无力的感觉,怎么这样绝望呢?眼泪颗颗地滚落,整个人软在地上,突然说不出来,只是好痛苦地抽泣着,悲伤没法释放……
古宴笙缓地蹲下身,有些心疼地看着戴尔翎的哀伤,很冷漠地说:“你觉得我和你之间的问题,与第三个人有关吗?这是我和你的问题……”
戴尔翎转过头,看向古宴笙那坚毅的脸庞,那么多年了,一点都看不厌烦,看一次就爱一分,她的心里一酸,眼泪颗颗地滚落,伸出手抚着他的脸,痛苦地说:“你要我怎么分手?我不能分手,你知道吗?我不能分手!因为那么多年,我的爱,早已经在你的世界里生根发芽,你现在把我拨出来,我会死的,我会死的!不要分手,我什么都可以容忍,只要你不分手,我什么都可以容忍,我求求你!”
从今天开始捡属性 小说
她突然扑向古宴笙,环抱着他的脖子,痛哭着说:“不要分手!我求求你了!我已经不能回头了,让我再爱一次吧!我不能和你分手,真的不能我会死的!我不能!”
“尔翎!”古宴笙有些心疼地拥着她,刚想劝解……
“我不要听!我不听!我不分手!我绝不分手!就算死,我也不分手!我是古宴笙的未婚妻!!我不分手!”戴尔翎猛地推开他,哭着站起来,向着前方直扑出去!!
“尔翎!”古宴笙猛然地站起身,叫她!
门砰地一声关上!!
戴尔翎泪流满脸地站在门口,想起刚才的那句分手,让她绝望跄踉地往前冲,飞扑进电梯里,伸出颤抖的手,关上电梯门,她自己一个人躲在那个小小的世界里,脑海里依然回旋着古宴笙的那句分手,她猛地捧紧脸,疼得叫不出声,眼泪也如同哑了般,颗颗滚落……
“啊——”电梯到最后,她从身体里抽出痛苦的哀叫,哭了起来:“古宴笙,你不爱我————我也不分手,我死也不分手!!!”
这一声痛苦的传唤,传进了总裁办公室!!
古宴笙坐在皮椅上,紧闭着双眼,呼吸快速地急喘着,全身透着一股冰冷!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境,只是紧紧的把手放在桌子上紧握着拳头!!!
下午5点的时候,童恩还躺在床上,咬紧手指,看向那扇紧闭的窗户,看着外面有一轮明月高高的挂着,事不关己的冷漠模样,看着它每天都照着每个人的心,却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隔间塑料般的床上,发出了翻滚的声音!
她的眼神稍转动,看向露卡那个卷缩的身子,正背对着自己,忽然在黑暗中就说:“如果你真的要过去看他,那…我们之间暂时不要沟通,因为我暂时不想跟你说话……”
童恩听着这警告,眼泪滚滚的就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