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贖的傀儡
小說推薦救贖的傀儡救赎的傀儡
“什么时候的事情,大祭司!”林奥诺说
“就在今天早晨埋葬完老伯后不久!”大祭司回答
“怎么回事?”
“回来之后,我给她送早餐的时候,叫了很多次,都没有回应,我才发现出现了异样,当我破门而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她已经死在了那个充满着鲜血的浴缸里面了。”
“怎么自杀的?”
“她用见到割开了血动脉,因为她用的是热水,动脉血管已经反白了,没救了!”
“天哪,这……”
“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都无能为力,走吧,医生,我们需要你!”
“好,亚伯,要一起吗?”林奥诺说
“没问题,走吧。”
“阿曼达?你要?”林奥诺问
“抱歉,我就不去了,我不太舒服!”
显然阿曼达还未能从那种悲伤的感觉里面走出来,但是这么久以来,阿曼达确实要长大了许多。
又是到了晌午,在温暖的阳光照耀下,林奥诺去除了老太太身体内的内脏器官,用粗布一遍又一遍的包裹了起来,这样才能长久的保存着尸体,大家穿起黑色的礼服,又一次面对着大祭司的致辞中送走了这位老太太,或许就像老太太说的一样,老伯那么爱干净却被埋在了这种肮脏的农场里面,而这一次上帝似乎显灵了一样,阳光穿透过这些农场附近的树木直直的照射到了坟墓上。
“你觉得老太太早就想好了自杀的想法吗?亚伯!”林奥诺问
“我不知道!”
“我觉得她是,阿曼达说的对,长时间的背负心里会下意识的告诉自己下一步要做的事情,我想这个老太太在今早埋葬老伯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要自杀。”
花样公公
“那个所谓的背负心里真的那么神奇吗?”
“是的,如果人们下意识的告诉自己要做什么事情,在大脑无数循环的指令中,你就会认为你下一步真的那么做,如果你的下意识的行为是往好的地方发展的,那么结果肯定也是好的,如果是坏的,那后果会不堪设想!”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父亲审犯人的方法就是这样,他蒙蔽上犯人的眼睛,用冰块轻轻的在犯人的手臂上滑动着,我父亲告诉犯人,这是用最锋利的刀子割开了他的动脉,如果不招供,他就会死,而最后因为犯人格外的相信了,他潜意识告诉自己已经快要流血而死了。”
重生 千金
“结果怎么样?”
“心肌梗塞,你的下意识会给你的大脑传递假死亡的假信息,然后你的大脑接收到后这个传递的假信息后,心脏和大脑会处于一个假死亡状态,也就是大脑和器官停止运行,长时间过后,他就会因为内脏器官突然的停止从而真正的死亡!很可怕是吗?”
“是的,下意识真的会毁坏一个人的一生和生命!”亚伯说
“当然!…… emm,亚伯,阿曼达之前有告诉过你关于她的故事吗?”
“没有,这是第一次。但是我知道那场被曝光的新闻,我想那个猥亵儿童的男人或许已经死在了监狱里面了,因为这次的毒气灾难!”
“我想也是,emm,我想在附近走走,你要一起吗?亚伯?”
“当然可以,今天发生太多事情了,走走吧!”
在这温暖的午后,林奥诺告别了大祭司和那些幸存者们,其实在大祭司的心中,是自责的,身为营救幸存者的头目,没有阻止老太太的自杀行为,这是会受到天罚的,那么话说回来,如果老太太的行为被大祭司阻止了,第二天、第三天、甚至是一周后,在老太太的心里面会舒服吗?或许这就是人类感情的奥秘吧,让人难以捉摸!埋葬完老太太后的农场显得格外的寂静,林奥诺和亚伯两人朝着农场内走去!
“嘿,亚伯,我对你们一直有些疑问!”
“什么疑问?”
“你知道我的身体是因为和吸血鬼战斗的时候受伤的吧!”
“当然,你说过的!”
“那你也知道,我知道你是吸血鬼吧?”
“猜到了,既然你的梦里什么都能预言到,这又有什么奇怪的!”
“你没有想要杀掉我的想法吗?”林奥诺问
“并没有,先生,你想多了!你知道我之前也是人类吗?”
“这倒不清楚,我们并不是能预言到所有的事情!”
香肠派对小剧场
“就像阿曼达给你说的一样,她被莱恩附身了,我也一样!”
“你也被附身了?怎么才能清除你体内的那个吸血鬼?”
“我为什么要清除他?我们相处的很好,还有他有名字,先生,他叫莱恩!”
“啊……好吧!”
“既然你问了我一个问题,那我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吧,林奥诺先生!”
“好,你说!”
“在这么长久的时间里面,你们想过一个问题没有?为什么讨厌吸血鬼,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杀死吸血鬼是毋庸置疑的,他们四处吸食人类的血液,不该这样吗?”林奥诺说
“那我问你,是人类现攻打的吸血鬼还是吸血鬼现吸食人类的?”
“这……..”林奥诺没能答出来!
“既然你不知道,那么我告诉你,吸血鬼诞生的比人类早了不知道多少年!那么你告诉我,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是靠什么活着?吸食人类血液?”
腹黑霸少别乱来
“这……还请你告诉我!”
“自从人类诞生以后,这个世上的战争就一直没有停止过,你能说是吸血鬼引起的战争?我想未必,是你们自己,是你们自己引起的战争,你们四处虐杀吸血鬼,甚至是自己的同胞。你们口口声声说吸血鬼是灾难的根源,那么你们是什么?创造灾难根源的人吗?好,既然你问了我,我也给你说的详细一些,就像阿曼达所说的一样,能在先进的社会逃过犯罪档案的恋童癖进入孤儿院当院长?这是谁的责任?不是你们的吗?长官先生?还有,每天在背后肆意的倒卖军火的是谁?吸血鬼吗?医院内贴着高昂价格的药物的人是吸血鬼吗?……不,我告诉你,不是,是你们自己!”
“对不起,亚伯,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什么?我现在就回答你问我的第一个问题。莱恩!是救赎了我和阿曼达的贵人,他给了我们变成吸血鬼的力量,我们用这些力量并不是去做什么肮脏的坏事,我可以拿这些力量不惜一切代价的和阿曼达还有那个被那发该死的反坦克炮集中的男孩,我们一起不惜一切代价救出了七个孩子,如果我们现在甚至以后还能继续战斗,哪怕把生命都丢了,我们也依然奋力前进,你明白吗?我是不会跟莱恩分开的,不会,永远都不会!这就是答案!”
“对不起,亚伯,你让我明白了很多,我很惭愧,抱歉!”
“你不用抱歉,先生!”
“emmm,我们回去吧,亚伯,时间不早了!”
“你先自己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下一!”
“好吧,你还记得回去的路吗?”
“我记得”
“这个通讯器,或许你能用得上,如果有什么事情,按下这个按钮,我就会收到信号!”
“好!”
今天可真是复杂的一天,首先是林奥诺,然后是阿曼达还有亚伯本人,他们被这次突然的***点燃了内心最脆弱的那一个地方。大祭司走后不久,天也渐渐的变暗了,春天的夜晚似乎还遗留着冬天的一丝寒冷,正准备一个人回去的亚伯走过老太太和老伯的坟墓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黑衣人身披着黑色斗篷,身后背着长长的镰刀,低着头看着坟墓的地方!难道他们准备盗墓?
“嘿,你,什么人?”
“你好啊,年轻的(人),我们又见面了!”那个男人低着头喃喃自语着
“你是谁?我怎么会见过你!”
“在那条黑色的河流!还记得吗?”
“河流……..?”
“你来这里干嘛?亚伯大声的问”
“收割灵魂!”
“灵魂?谁的灵魂?”
雲東流 小說
“你眼前不是有一个坟墓吗?当然是这个坟墓里面的灵魂!”
“老太太和老伯的?”
“恭喜你年轻的人,猜对了!”
“你为什么要收走他们的灵魂?”亚伯问
“哈~哈~哈~你真是愚蠢的人啊,我告诉你,人死后,灵魂出窍,我也正是收割灵魂的使者,这是我的责任!”
“我突然有个问题……”
“你是想说,这个城市死亡的那些人口的灵魂吗?”
“你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
“我可是神灵,一个人的生死的时间和地点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么亚蒙城市的那些人也是你收走的吗?”
“不…我们自收死去尸体的灵魂!”黑衣人说
“什么意思?你是说这个城市的其他人没有死亡?”亚伯好奇的问
“准确的来说,是被困在了某个地方,他们无法脱身,无法进入地狱,也无法回归到肉体内。”
“那是个什么地方?”
“至于这个问题,还是去问你们自己吧!”
“那么你是神灵,为什么不帮助他们这些无辜的生灵?”
“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神通广大,想听听我的故事吗?曾经的我也只是一个弱小的人类而已!”
-我只是掌管人类灵魂的神,之所以我这次降临这里,是为了你所说的这两个老人的灵魂,上帝告知过,心地善良的灵魂会被带往天堂重生,而生前四处做坏事的灵魂会被亲自送到地狱处罚。人类生前在世上所做的点点滴滴都会记录在的(生死谱)里面,而那个(生死谱)被地狱三头犬看守着!早很久很久以前,有过一些死不悔改的灵魂想要得到那本(生死谱)从而改写自己的人生,家长寿命!那些灵魂们跟那头巨大的地狱三头犬一次又一次展开了搏斗,而最后的结果却是被地狱三头犬撕的粉碎,从古道今,没人能亲眼讲过那本(生死谱),所以后来上帝为了保护那本(生死谱)在灵魂进入地狱的时候,如果他们的本性未改,将会被我遣送到(死亡之海)永不超生。
说完后,卡尔托斯拔出身后的长长的镰刀把坟墓内的灵魂勾勒出来……
“所以说,我死后也会被送到地狱吗?”亚伯问
“这得问你自己!”
“问我?”
“对~的。”
“你要去哪里?”亚伯问
“灵魂已经被我拿到了,我的任务做完了!”
“我还有好多话需要问你。”
“不要着急……我们还会见面的!”
“我怎么称呼你?”亚伯问
“卡尔托斯,收割灵魂的神灵……”
话音刚落,卡尔托斯就这么隐隐约约的消失在了夜空中!
-说起在很久很久以前却有着这样的一个故事,在人类文明刚刚建立不久的时候,那时还没有现在的复杂科技,那个时候的卡尔托斯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当时地狱的掌管者不是他,是赫尔墨斯。卡尔托斯十七岁那一年他的父母死在了经济贸易的海上,有人说是船被开了一个大口子,最后导致了沉船,船上的所有人全部沉入了海底,包括卡尔托斯父母,但是也有人说,这是海贼给轰打了下来。这种事情让卡尔托斯一辈子都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仿佛能再见到父母一面他可以付出一起代价去交换。直到他面临晚年的时候,一次偶然航海却亲眼目睹了真实的一切,传说里海里有着一个半鸟半女人的妖怪,她们以歌声引诱航海者,使她们产生段时间的昏迷之后,破坏船只一个一个吃掉航海的人类。有幸的是他逃过了这场灾难,直到他去世了之后也没有忘记他所看到的那一幕一幕。死后的卡尔托斯被赫尔墨斯送完了天堂以待重生,当卡尔托斯从赫尔墨斯话中得知自己的父母被关押在了地狱中,他却放弃了进入天堂重生的机会,他要和父母一起下地狱,他太想念自己的父母了。在卡尔托斯小的时候,他的父母曾为了经济贸易,害死了一整船的人导致死亡。因为生前犯下的罪恶被关押到了地狱里面。进入天堂的灵魂如果下到地狱将会和恶人们一样被严打看管。尽管这样卡尔托斯还是去往了地狱寻找父母。他的父母被关押了数十年都一直无法重生,此时爱父母的卡尔托斯却想要用自己的灵魂做抵押给赫尔墨斯以拯救父母能够重生,他一直觉得父母是无辜的。也是这一次,卡尔托斯打破了规矩,把自己的灵魂交给了赫尔墨斯,但是他的父母因为生前迫害无辜人类,下辈子不能重生成为人类。后来或许上帝因此被感动了,但是卡尔托斯因为破了规矩为此也付出了代价,为了偿还自己的过错,在上帝的允许下,帮助赫尔墨斯搜集死去人类的灵魂,以此代替了赫尔墨斯的工作,一直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