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呆唉,可是我好愛你
小說推薦我很呆唉,可是我好愛你我很呆唉,可是我好爱你
九曲下船,四人第一个感受到的就是饿,虽然早餐也吃点很晚,但是的确很饿了,爬山爬了那么久,后面在竹筏漂流虽然不累,但是精神的刺激可是丝毫不少,反正时间也还多,不在乎一天内就要逛多少,四人略做和议就决定,先去吃午饭,虽然已经逼近下午两点了。
但是还称得上是午饭,不过四人虽然都有那么一点饥肠辘辘的感觉但是并不打算报餐一顿,他们包餐的对象明显还在袋子里躺着,那三条还活着的鱼可能没想到,自己几个小时后就要被这群人类吞入腹中,不过此时的他们只觉得虽然都是水,但是那个透明的墙,阻隔了他们游动。
中午虽然不至于大吃一顿,但实在是饿了,总得吃点有特色的,最终他们选择了一家小吃店,只点了三种东西,一人一碗豆浆粉,四个五香卷,还有两盘奇奇怪怪的白色椭圆物体。
按照陆轩的说法是这个白白的椭圆物体绝对可以带给人非常满足的感觉。
黄欣若看着这白白的椭圆状物体稍微有一点点懵,没有想到是什么东西,看着像是水煮蛋,但陆轩总不能拿这东西来糊弄他们,抱着好奇心,黄欣若夹了一个,从中间咬了下去。
接下来黄欣若的表情就很复杂了,先是正常,然后带有一丝嫌弃,最后则是惊艳,她惊奇的发现,这东西居然有三层,表层是煮熟的蛋清,轻轻咬破之后是带有一丝咸味的蛋黄,最后彻底咬破之后,最里面的馅料一下子就喷涌出来了,香菇肉馅的咸香被蛋黄裹挟着,最后一刻才喷发出来。
顺昌灌蛋,就是那么神奇的东西。
其实这东西应该不是白白的椭圆物体,正常来说一个会有一边可以透着蛋白清晰的看到蛋黄的,不过陆轩很贼,悄悄地把蛋黄的一面全部调整到了下面,不过的确,一嘴下去,满是惊艳。
当然这惊艳二字只能用在黄欣若和陈泷诺身上,至于陈泷洛,早年间陆轩便给她做过了,手艺可能没那么好,但是味道总是大差不差的。
每个人都吃了一个,一盘六个,两盘刚好12个,一个人三个,还剩下8个自然是不能一口气吃完的。
接下来的自然是豆浆粉,听名字就知道,这东西是用都浆煮粉条制作的。
老板把豆浆作为青米粉条的好汤料,用酱油、味精、姜末、葱花、辣椒作调料加上一碗烫熟的米粉,豆浆粉,便做好了,因为要搭配五香的原因,陆轩人老板的调料放的很少。
这样一来豆浆的甜味就非常的突出,原本的豆浆粉最好的搭配应该是油条,但是陆轩显然不是很想把午餐吃出来早餐的感觉所以悄悄的改了一下配方。
甜味更明显的豆浆粉和味道咸香带有一丝甜味的五香明显更为搭配。
先是吃了一口单独的米粉,挂着的一点豆浆顺着进入了喉咙,泛着一丝甜味,虽然足够鲜美,但味道总是过于寡淡了一点。
而富有强烈香气的五香卷显然无比的适合搭配。
这家店的五香卷采取的应该是石码的做法,味道更加的纯粹,石码五香卷的做法是先把猪瘦肉切成小块,加上适量淀粉、葱花、精盐、味精、砂糖、五香粉等,用适量的水调制成馅,以豆腐衣为外皮,裹成直径约2至3厘米的长条状的“五香生坯”。
食用时,先在油锅中放入适量油,中火至油五成热后,放入“五香生坯”炸3-5分钟,待五香条成为金黄色浮上后,即可取出,切成若干小段,便可直接食用。
由于配料中有着砂糖,所以有着一丝甜味,而豆浆粉虽然本就是甜的,但是酱油的加入让其也有了一丝咸味,这样的两者碰撞在一起产生的火花自然就是。
“好吃!”陈泷诺给陆轩比了一个大拇指赞叹的说道:“鹭岛大学几年没白读啊,这福建特色是让你摸透了,真不错。”
陆轩听着这赞美的话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好像想到了什么答道:“没有没有,我这点三脚猫功夫都是跟着泷洛的,她对于吃比较厉害。”
陈泷诺顿时把狐疑的眼光投向了自己的妹妹,却只看到低着头吃饭的妹妹,所以也没有接着多说什么了。
五香配着豆浆粉间隙里吃个灌蛋,一丝生活的惬意弥漫在空气中。
燕京,天若集团董事长办公室内。
现在这里不像个办公室,像个病房,黄天尘的私人医生在为黄天尘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检查。
检查了很久才结束,黄天尘看着医生把最后的用具收拾好才笑着问道:“怎么样?有什么问题吗?”
医学露出一丝笑容说:“总体来说不错,毕竟以你的财力,力如太这种东西还是随便用的,不过你知道的时候太晚了,现在,也不能完全根治啊,不过放心好了,你现在应该还能好好的几年,不过最好还是,不要再继续像现在这样了,你还是需要静养啊。”
黄天尘流露出一丝哭笑说:“但是没办法啊,我总得照顾好欣若啊,我真的很怕,很怕我就这样不管了,欣若该怎么办呢?”
医生看着黄天尘这幅样子无奈的说:“不还有我们这群老朋友吗?我们难道还不能照顾好欣若吗?难不成你觉得我和老李还不能保护好她?”
黄天尘笑了笑说:“我相信你们啊,但是那是我的女儿啊,我实在是,不放心啊。”
医生看了看黄天尘,无奈的摇了摇头,拿着东西走了。
黄天尘看了看黄欣若的照片无奈的摇了摇头。
房间内,李沐熙简单的吃了点东西,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脑袋放空了很久,一直没有想清楚到底应该怎么办。
圣斗士星矢 NEXT DIMENSION 冥王神话
李沐熙又拿了信封出来,仔细的看了好久,最后李沐熙把信封收了起来,眼神逐渐的坚定了起来。
我要争,我一定要争,我不相信我争不过陈泷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