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酒劍仙,蜀山簽到三百年
小說推薦我!酒劍仙,蜀山簽到三百年我!酒剑仙,蜀山签到三百年
“酒剑仙,虽然我们慈航静斋的古籍,记载了许多人物…”
“但今日最后出现的那神秘虚影,却没有任何记载!”
梵清惠对于通天道君,也是没有任何印象。
因为在远古时代,通天道君有什么事情,需要去做。
都是吩咐邪剑仙帮他完成。
而在邪剑仙,被蜀山老祖拼死封印之后。
就由邪魔教的韩立、吕天布等高层,帮他去做事情。
通天道君鲜少露面,慈航静斋的古籍中,根本没有他的记载。
楚风听到之后,不禁眉头一皱。
这邪魔教教主,到底是什么人?
他创立邪魔教,到底有何种企图?
吞并天下?
成为天下霸主?
一个个疑问,接二连三的出现在楚风心中。
但却无人为其解答。
楚风隐隐有种预感…
那通天道君,正在编制一张无形的大网,笼罩着这方世界!
如果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破开这张大网?
恐怕很快,就会被这张大网,给绞杀!
“酒剑仙,我怀疑这邪魔教教主,正在酝酿一个巨大的阴谋!”
“这个阴谋,或许是针对这方世界的所有门派!”
这个时候,梵清惠皱着眉头,猜测道。
综合如今的种种迹象。
她与楚风也有同样的感觉。
那就是通天道君有个大阴谋。
“不错,我也有这种感觉。”
“但如今没有任何线索,只能提高自身实力!”
如今没有任何线索,以及看到通天道君的阴谋。
楚风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提高自身实力。
接下来,梵清惠与楚风,以及太玄真人聊了一会。
然后也是告辞离开。
虽然慈航静斋内没什么大事发生。
但还是需要梵清惠这位掌门,及时回去坐镇,以便应对突发事情。
至于赵敏敏、师妃暄则是留在了蜀山剑派,准备小住一段时间,与楚风叙叙旧。
在见识到楚风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后。
梵清惠对此,也是欣然同意。
不像一开始同意的那么勉强。
“太玄,我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武曌忽然看向太玄真人。
“武前辈,有什么事情,但请吩咐!”
“只要太玄能够做到的,绝不推辞…除了将掌教位置让出来之外!”
太玄真人一开始,还是面露正色。
说到最后,竟然小小的幽默了一把。
自从蜀山剑派出了楚风这位酒剑仙后。
太玄真人肩头的担子,明显轻了许多。
他也不再像平日那样,不苟言笑,露出古板的样子。
“太玄,你将一些关于这方世界,地理名字的古籍,帮我找出来。”
“同时将未来两个月内的各种地方,会出现奇观现象,也一并整理成书籍,交给我!”
武曌看着太玄真人,缓缓说道。
她要为楚风找出“天狗食日,金鳞现宝”的谜底。
“好!”
虽然,太玄真人好奇武曌到底要做什么。
但他识趣的没有开口询问。
如果武曌想告诉他,就会告诉他。
“太玄,今日的事情,就此告一段落,我也先回去修炼了!”
楚风向着太玄真人告辞。
他打算回到锁妖塔,去研究夺到的镇魂铃。
能够进行神魂攻击的宝贝?
楚风也是从未见过!
“恭送师兄!”
太玄真人送别楚风,武曌也是一同离去。
与此同时,赵敏敏、师妃暄也是告辞离开。
而等他们离开之后,太玄真人开始完成刚刚武曌交代的事情。
……
锁妖塔。
“我楚风又回来了!”
楚风猛吸一口气,伸了伸懒腰。
随着三道破开声响起。
武曌、师妃暄,赵敏敏,也是出现在楚风身后。
楚风转身,看着身后的三个女子,暗暗皱眉。
三个女人一台戏…
待会她们不会又要暗暗争锋相对吗?
一想到这三个女子,争锋相对,楚风就感觉煎熬。
他宁愿去面对妖魔邪道,也不愿面对女人。
在楚风眼中,女人,比洪荒猛兽,更为可怕。
因为,楚风根本就不擅长处理与女人之间的关系。
不过好在这次三个女人之间,并没有发生任何争执。
“你们三个有事情吗?”
楚风轻咳两声,掩饰尴尬后,忍不住问道。
“我们想见识见识那镇魂铃!”
戶外直播間
武曌、师妃暄,赵敏敏三人竟异口同声的说道。
说完之后,她们三人还面面相觑,彼此感到十分惊讶。
她们也没想到对方抱着的目的,与自己一样。
楚风:???
竟然说出同样的话?
她们三人难不成是失散多年的姐妹?
不过很快,楚风摇头,便是将这一想法否决。
暂且不谈赵敏敏、师妃暄的关系。
武曌就与她们不同,武曌可是玉兔。
当然,在通天道君的眼中,准确点说,武曌是某位仙王的玲珑兔。
带着一丝期待与好奇,楚风坐在锁妖塔前的台阶上,从怀中取出镇魂铃。
一股股神秘的道蕴,出现在镇魂铃之上!
让人不禁一下就被其吸引。
“这镇魂铃,光光看着就给予别人神秘、强大之感!”
“发动的攻击,更是罕见的神魂攻击!”
“真不知道那邪魔教的教主,是从哪里得来此物的!”
赵敏敏饶有兴致的看着镇魂铃。
能够攻击神魂的法宝,还是她第一次近距离接触。
“不管如何,这件宝贝,现在不再是那邪魔教教主,而是楚风的!”
师妃暄在旁边笑道。
“就是不知道该如何操纵这镇魂铃?”
“难道像之前敖冲那样,随便晃两下?”
楚风打量着手中的镇魂铃,面露沉吟之色。
他最关心的,还是如何操纵这镇魂铃。
镇魂铃虽强,但是如果不知道其中的催动之法的话?
那这镇魂铃与花瓶无异!
“楚风,你要不滴血试试?”
一旁的赵敏敏提议道。
遇宝不决,可先滴血!
这是修士们公认的真理。
并且还得到了不少成功例子的验证。
“赵敏敏,你这未免有些太过天真。”
“这镇魂铃是邪魔教教主的东西,属于有主之物!”
“滴血的方式,恐怕行不通!”
楚风听到赵敏敏的话后,没多想,就摇头觉得不行。
不过,楚风的身体还是非常诚实的。
虽然口中说着不行。
冥王好烦
但是他手上的动作丝毫不慢。
当即咬破手指,将一滴鲜红的精血,滴在镇魂铃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