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土梟雄
小說推薦廢土梟雄废土枭雄
林老二倒不是说不愿意拿这个钱,只不过是此时的鲜龙城金库空虚不说,虽然能拿出来三百万,可是现在要钱的人不对啊……
简单点来说,如果这个时候是张三,李四,张欢或者是老谋子要钱,那林老二都能二话不说的往出掏钱。
可是现在要钱的是谁?是老古这个没进过恶营的新人,就算是焦横来了说句话可能都比老古的效果好。
其实这也不能怪人家二爷有这种区别对待,确实是老古这种新人也没啥话语权的事。
所以接到电话之后的林老二有点犹豫。
电话另一头的人是谁?那也是人精的绝对极品,在仕途里狂奔不少年的老古,一听林老二的语气他就明白这钱不好要了,可是老古这边确实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如果钱到位了那老古就能按照自己的设想去办事,可是如果要是钱不能到位那老古过来惠城就算是彻底的白玩了。
想到这里,老古笑着说道“二爷,我这个款是安总特批的,要不然我让安总给您打个电话?”
“打吧!”
林老二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另外一头的老古恨的牙根子直痒痒,只能看着手里的表拨通了安生的电话。
在燕京府的安生接到了老古的电话一句话都没问,直接笑着说道“这么晚了来电话,你这情况有点特殊!”
“我的安总啊……”
極品小漁民 小說
没等老古说完话,安生笑着说道“我知道咋回事了,我现在就给二哥打电话,但是你必须给我保证,这钱拿到了手你得给我回报!”
“没问题!”老古笑着拍着胸脯子答应了。
安生挂断了电话之后立刻给林老二打了一个电话。
林老二的办公室里面,乐子花此时保持着沉默,而林老二则是和乐子曰大眼瞪小眼的干等着。
终于安生的电话打了过来……
“二哥,老古的钱咋不给批呢?”
“我这边都快要空了,你那边一笔一笔的要钱,我他妈是老娘们的胸脯子啊?挤挤总会有的……”
安生知道最近林老二都快要让自己榨干了,所以特别理解这个资历最老而且干着整个一大家子里面最难干的后勤保障以及财务活的老大哥。
“二哥,老古那边的钱你给我想想办法……”
“你他妈就知道逼着我想办法,成天他妈的想办法……让小花子带钱走啊?”
林老二虽然嘴上是骂骂咧咧的,但是手还是很快直接批了一个条子,三百万的款直接下来单子了。
林老二拿着这笔钱直接扔给了乐子花,随后伸手指着条子说道“你告诉老古可别瞎整,我认安生的面子可不认他的,记住了吗?”
“啊……”乐子花有点不太乐意的拉长了音的答应了一声。
一边的乐子曰看见乐子花这么个态度跟林老二说话,上去笑着就是一脚踹在了乐子花的屁股上骂道“没大没小的,滚犊子!”
乐子花跟别人敢呲牙,跟乐子曰这个当哥的肯定是不敢,所以笑了笑之后转身就跑了出去。
“这个小白眼狼,他妈的出去野了几天向着外人了!”林老二气的手都哆嗦了的喊道。
“二哥您别跟他一样的,小屁孩不就是跟谁在一起时间久了就跟谁好吗?我去骂他去!”
“骂啥骂,我就是看着钱哗哗的往出溜我难受,让他吃饱了喝足了休息好了再走,这他妈一来一回不睡觉好几天,啥好人都顶不住,实在不行就找两个利索的小兄弟送回去,他们手里也真是没啥人了!”
林老二到底还是老大哥,仔仔细细的嘱咐了乐子曰一句,随后摆了摆手让乐子曰去忙去了。
乐子曰笑着出了门,随后赶紧去找乐子花去了。
在城防署的大食堂后厨里,乐子曰让主厨的师傅掌勺做了几个地道的家乡菜,随后跟乐子花喝了点小酒吃了起来。
染谷真子的雀庄饭
乐子花毕竟还是年轻,喝了点酒之后这个话匣子也就打开了……
“哥……你知道我们去南边之后出啥事了吗?”
“啥事啊?”乐子曰笑呵呵的夹着菜问道。
“我跟横哥,古叔全都进医院了,卧槽他妈的那老刘家的人真能打,一个不留神就全都进去了!”
说着乐子花还直接脱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一身的伤疤之后得意洋洋的对着乐子曰问道“咋样哥?不给你丢人吧?”
看着还年轻但是战绩已经不低了的老弟,乐子曰笑着伸手拍了拍乐子花身上还没好利索,露出了嫩肉芽的伤疤说道“辛苦了兄弟!”
“不辛苦哥……到哪只要恶营一句话,只要鲜龙城一句话,你看我是不是跟你一样冲锋陷阵,义不容辞就完了!”
乐子曰知道乐子花的话里是什么意思,别看乐子曰单纯,但是经过长期沙场洗礼,乐子曰早就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懵懂少年了。
所以在乐子花面前,子曰的脑袋还是够用的。
还没等乐子曰堵住乐子花的嘴,食堂的门口方晴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我听人说小花子回来了,我看看在哪呢?长大了没有啊?”方晴人没到话就先说道了。
乐子曰笑着和乐子花一起赶紧站了起来。
“姐!”
“嫂子!”
两个人的称呼声虽然不一样,但是两个人对方晴的尊敬那是不言而喻的。
方晴不管是乐子曰还是乐子花,只要是恶营的人,是鲜龙城人那都是无微不至的关怀,充分的做好了安生的贤内助。
没等乐子曰说话呢,乐子花直接开口笑着喊道“嫂子,我有个事想要问您呢!”
“你说,坐下说……”
方晴说着就拽着乐子花坐下,想要听着乐子花说说话。
“嫂子,我是不是恶营的人?”
乐子花的话一出口,乐子曰顿时皱着眉头伸出脚踢了乐子花的腿一脚。
方晴瞪了乐子曰一眼之后继续笑着伸手摸了摸乐子花的脑袋说道“你说小花!”
乐子花好像喝多了,根本没想到别的只是下意识的继续说道“嫂子,那古叔和横哥是不是咱们家的人?”
“是啊,你们都是咱们家里最重要的人!”
“那凭啥我们也是拼命的人,可是待遇不一样啊?回来那安生哥批的款还不情不愿的……”
乐子花这话说完,食堂门口拎着两瓶好酒准备进屋的林老二正好听见,脚步直接停在了门口之后转身把手里的酒瓶子递给了门口的一个恶营战士。
“送进去吧,你什么都没听见也什么都没看见知道吗?”
恶营的战士听见林老二的话之后愣了愣,但是立刻点头之后拎着酒瓶子走进了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