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禁忌雜談
小說推薦民間禁忌雜談民间禁忌杂谈
梦境内,自暴踪迹的苏宁很快被两位真仙八品的修士追上。
一番交手下来,不出意外的,他被打成重伤。
瑤小七 小說
哪怕早已抱着必死之心前来诱敌,可真到了半只脚跨进鬼门关的时候,谁又能做到心如止水波澜不惊?
苏宁自问做不到,也承认自己有了恐惧。
但更多的,还是他心底生起的浓浓不甘。
不甘死于仙界,不甘就此认命。
他有太多太多的事没有完成,比如去妖界救回灵溪,去魔界寻找道火儿。
一家人平平安安的返回华夏,回与世无争的桃山村生活。
这是他做梦都期待的场景,无数次的在脑海回荡。
心生不舍,心有牵挂,又如何舍得奔赴黄泉?
于是,在命在旦夕的危急时刻,苏宁退缩了。
他下意识的摸向乾坤袋,抓出最后一张万里瞬息符捏碎,浑身是血的狼狈逃离。
耳旁风声呼啸,他垂合的眼皮越发沉重。
整个人浑浑噩噩,神志不清。
他不知道前方是哪里,要去哪里能去哪里。
他唯一知道的是,只有甩开身后的两人,他才有活下去的机会。
活着去见灵溪,去救灵溪。
“哇。”
五脏六腑受损严重,体内气血翻腾难以压制。
苏宁眼珠凸鼓,不禁吐出大股猩红。
额头青筋涌起,尽显狰狞痛苦之色。
“不,我不能坐以待毙,一昧的向前奔逃了。”
“论境界,他们高我三境,且毫发无伤。”
“短短的一万里,无需半日便能追赶上来。”
“到那时,我将再无退路可言。”
片刻的清醒,苏宁手忙脚乱的服下疗伤丹药。
补血的,补气的,壮骨的,看也不看,一股脑的往嘴里丢。
“唰。”
身影下坠,速度放慢。
他脚步虚浮的跌进茂密丛林,以近乎瘫软的姿态半跪在地。
“得想办法避其锋芒,重改逃生路线。”
“北面是绝路,折返回去无疑是自投罗网。”
“曾泽迟坐镇北面,我插翅难逃。”
“五师兄在东面,不,那或许不是真正的五师兄。”
“旁人可以赌,我不能赌。”
“一旦赌输了,我将再也看不到生路。”
“西面,西面是我此刻身处的方向。”
“奈何后有追兵,我又体力不支,实难支撑着我继续前行。”
“除非我能瞒天过海,瞒过那两人的感知,原封不动的撤回去。”
“这样一来,他们只会当我还在前面逃命,打死都想不到我会跑到他们后面。”
低声咳嗽,苏宁抹去嘴角沾染的血迹,目光闪烁道:“九转分灵。”
“呵,行与不行总要放手一试。”
“分身为引,气息全无,不正是最好的瞒敝手段吗?”
……
半日后,两道黑影在半空疾驰飞过,不见任何停留。
连设三座迷阵的苏宁躲在荆棘丛中大气不敢喘,心神紧绷到了极致。
直到两人走远,足足过去半个小时。
他这才警惕的猫着腰钻出,头也不回的往相反方向冲去。
“成了?”
不可置信的自我反问,苏宁难掩心头振奋。
“嗖。”
丹田运转,竭尽全力。
他似乎看到了求生成功的希望,忍不住的想要仰天长啸一番。
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从清晨到下午,从下午至天黑。
一路上顺风顺水,再无追兵出现。
如此,当苏宁看到先前为榆荷准备的藏身山洞时,他心中一动,当即落了下去。
幻阵仍在,是他亲手布置的。
小心翼翼的检查,确保无外人踏入。
半晌,他悬着心的有所松懈,踱步走向洞口。
“榆姑娘……”
面带微笑的,苏宁一眼看到坐在火堆旁的榆荷。
她丧气的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萎靡不振。
“苏,苏仙长?”
听到苏宁熟悉的声音,榆荷先惊后喜,霍然起身道:“您……”
“不,我们没事了?”
语无伦次的,她小跑着冲上前,紧捂红唇,喜极而泣。
苏宁安慰道:“侥幸保住性命,暂且摆脱了那两人的追踪。”
“本不打算与你相见,恐将暴-露你的位置。”
“但我这会有伤在身,伤势越来越严重。”
“我的修为已从真仙五品大圆满跌至真仙三品,体内仙力消耗一空。”
“再这么下去,怕是会动摇我的根基,伤上加伤。”
“思来想去,还是得在你这调息一晚。”
“不求伤势痊愈,只求仙力得以补充。”
榆荷关心道:“要不要紧?”
说着,她搀扶着苏宁走到角落岩石边坐下,神情幽怨道:“自您离开之后,我哪都不敢去,不敢走出山洞。”
“从没有过的害怕,简直让我生不如死。”
“苏仙长,您带我一起走吧。”
“我真的不怕死,不后悔,不会怪您的。”
语气坚决,榆荷苦苦哀求道:“明天,明天您走时能不能别丢下我?”
總裁總裁我不玩了 墨九少
苏宁不说话,心湖激荡,掀起久久平息不了的万丈波涛。
他的呼吸变的急促,瞳孔不自觉的收缩。
垂落的右手猛的抬起,不受控制的颤抖,想要抚摸身前榆家少女白皙精致的脸庞。
原因无他,只因这一刻的他从榆荷泛着泪光的双眸里看到了灵溪的影子。
他此生最爱的女人,他的妻子。
“溪溪……”
喉咙堵塞,嗓音沙哑。
苏宁陷入恍惚失神,本心难守。
穿梭時空的商人
耳旁,似响起曾经的海誓山盟,他对她说的那些情话。
“溪溪,千秋水,竹马道,一眼见你,万物不及。”
“所以,不用担心会有别的女孩走进我的世界。”
“别人的世界或许很大,包罗万象装载天地。我的世界很小,仅能容纳你一人。”
“从头到尾,从始至终,从未改变过。”
“春暖花开,两情相愿。”
“最好的时候遇见你,命中注定的姻缘。有幸陪你从一而终,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人间百味,日月星河,只要有你在,我就在。”
“媳妇,我以天道立誓,此生,我苏宁绝不负你。”
“我会回来的,平平安安的回来。”
“我们一家三口回桃山村,你呀,再给我生个儿子。”
“轰。”
震耳欲聋的回忆,震的苏宁分不清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