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枕邊風
小說推薦妃常枕邊風妃常枕边风
“那是因为我和六……柳妹约好了在声闻殿见面。”
五王子终于发挥了前所未有的急智。
见赭衣持剑人与苗疆男子同时投来如刀锋般凌厉的目光,他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却依然将话接着说了下去,“御医再怎么说也是外臣,轻易不能踏足长风公主的闺阁。更何况,越湖殿……”
五王子本想说戒备森严,但想着长风此行便要引他们过去,便改口道:“……宫人训练有素,我们在那里碰头,难保不会被人发现……”
他顿了顿,“而声闻殿就不一样了——六王子是个整日只知把素持斋的人,殿中也压根没什么服侍的人……自然是那处更适合说话。”
“呸!”寒食啐了一声,“男盗女娼!”
“你……”五王子朝对方怒目而视。
长风却只是垂下了头。
她明白寒食的用意,所以尽可能地配合着他。
“走罢!”
苗疆男子瞧着不忍,连忙站出来给长风解围。
痴情女子薄情郎。遇人不淑又不是她的错。
只是他实在不明白,在生死面前,她还是会对背叛过自己的男子心软——
难道这便是中原女子的不同么!
苗家女子虽然也惯是痴情,但却是敢爱敢恨。一旦发现自己遭受到背叛,当初有多爱,过后就有多恨。恨起来,咒死对方也毫不含糊。
因此才有“情蛊”这东西。
他身为苗巫传人,按理来说,应该会有许多破解之法,当不会在意才对。可偏偏他在内心深处感到忌惮。
朗达总梦想着能找到一个如水般柔情,也如水般包容的女子。
眼下觉得,面前的这位柳姑娘便是他梦寐以求的仰阿莎。
既是要去越湖殿,那“擅长撑船”的唯亭便派上了用场。
相比之下,五王子倒成了多余的人。
苗巫即通医术。若非寒食有言在先,早在迈出临华殿那一刻,朗达就巴不得把他给甩掉。
在去往越湖殿的路途中,他频频动起这个念头。
一行六人,目标实在太大。可是不会武功的却占了一大半。
寒食本不在其列,可是经历六生六死的他,根本是外强中干。
有时躲避不及,便只能对上。
凭的不过是一刀一剑,佐以奇毒,方能跟那些披剑执锐的兵士们大战一场又一场。
很快,这两位王宫的不速之客便已经筋疲力尽。
“越,越湖殿还没到么……”
苗疆男子把刀插在地上,弯腰喘息着问着长风。
来时他们便是使毒迷了宫卫,堂而皇之地越过宫墙进得内来的。
要是不行,大不了他们故计重施,也和来时一样离开好了。
“越湖殿本就地处偏远,不然也不会过墙即是宫外——”长风在心里冷笑,面上却不紧不慢地宽慰道,“就快到了。”
说着,还指了指前方的望荃亭,“看见没,过了那亭子,再穿两个游廊,就到了。”
唯亭和寒食暗暗发笑。
他们早就看出来了,长风公主是在借他们的手杀敌呢。
当然,也在借敌人的手,折损他们的战斗力。
而五王子却笑不出来。
不光是因为一瘸一拐的他走着吃力,更是因为他眼见敌兵如潮水般前赴后继。
在某一刻,他与长风眼神互视了一下,都从彼此的眸中瞥见了忧色与黯然。
如果判断得没错,天颂的大部队已经挥师南下,而先遣部队已经赶来增援。再拖下去,只怕他们插翅也难飞。
若是这样的话,勤王之师便永无开拔之期。
而巫越,自今夜后便将成为历史。
行至假山附近,法净已无踪影。
连同披在他身上的那件绯色外袍,一同消失得干干净净。
“王,王子……”
要命的是,不远处的灌木丛发出了微弱的呼唤声。
糟了!
怎么把那个叫“丹歌”的小内侍给忘了……
长风和五王子齐齐变色。
孤獨麥客 小說
“什么人?”赭衣持剑人喝道。
灌木丛突然就没了人声,却因瑟瑟发抖而发出“索索”的响动。
五王子一颗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
“应该就是只猫……”长风想要含混过去,“不是还赶时间么?我们快些离开这儿罢……”
閨暖
“也好。”赭衣持剑人嘴上这么说着,却偏头对着苗疆男子使了个眼色。
苗疆男子会意。
在一行人即将迈向月洞门时,他忽地折返,腾跃而起,朝着灌木丛撒了一把毒粉。
紧接着便听到灌木丛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五王子蓦地顿住身形,转头便瘸着腿那儿跑去。
“五……”
长风不及阻止,便也快步追了过去。
灌木丛中跌出了一个面目全非的人来,双掌覆目,而每只指节都已乌青发肿。
“你为何如此歹毒?!”
五王子愤然指摘着始作俑者问道,他不管不顾地便要上前抱住丹歌,却被长风一把拉住。
“当心过了毒气……”
长风眼见着丹歌的惨状,也不禁心中发寒。因此更不能轻易放五王子过去。
感情用事,只会令损失愈发惨重。
“在你眼里,他就只是卑不足道的内侍……”五王子一把甩开长风的手,“可在我眼里,他是个体己人——”
苗疆男子愣住,继而情不自禁挑了挑眉。
这情势,他有些看不懂了……
癡情酷王爺:戀上替嫁小廚娘 藍雪無情
下意识地便将目光投向了友人。
岂料赭衣持剑人也是做了个挑眉的动作,正兴味盎然地看着这一幕。
“有解药么?”长风仍抓着五王子不放,冷着脸问苗疆男子。
“有,可是……”苗疆男子对上她的目光,下意识便垂下了头,低低道:“可是已经……晚了……”
五王子听了这话,当即发出了小兽一样的呼号声。
整个人痛苦地委地,再一抬首,已满脸是泪,想要不顾一切地靠近丹歌,却被长风扑在身上死死摁住。
“碰了他的尸首,会染毒吗?”
她再次发问。
苗疆男子声音更低,讷讷吐出一个字:“会……”
“听见了吗?”长风俯身在五王子耳畔泠声道,“纵是你再如何不忍,再如何悲痛,他都已经死了——活不过来了!”
她咬了咬牙,眼眶亦感到一阵发热,强抑着鼻酸道:“倘若你不想也成为这样的死人,教身边在意的人也如你这般悲痛的话,就赶紧起身,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