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穿書後女配每天都在艱難求生 線上看-第652章 達成目的(三更)熱推

穿書後女配每天都在艱難求生
小說推薦穿書後女配每天都在艱難求生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冯希芸写下药方子。
此刻庞南和小伍也已经叙旧完,回到了大殿上。
冯希芸说道,“我现在只能按照各位阆中所说的症状,写一副药方出来。先按照这个药方熬药给病人服用,如果有好转便可以,如果还是没有好转,可能就要真的面诊才行。”
说着, 把药方子给了庞南。
庞南连忙接过,说道,“我马上去安排人按照冯太医的处方熬药。”
“药材什么的,菖门县都有吗?”冯希芸关心道。
“冯太医放心,皇上早就让人从全国各地送了各种药材到菖门,早就做好了所有准备。”庞南连忙回答道。
冯希芸点头,又不忘叮嘱道,“一定要按照我药方写的进行熬药, 不能有半点差错。熬好药之后, 就送去给瘟疫病人服用。”
“好。”庞南答应着,连忙拿着药方子就打算离开。
“庞大人,等等。”安泞叫住庞南。
作为攻略对象的我变成了恶役千金!?
庞南皱眉,脸上露出一丝不悦。
本来对这次来菖门县的郎中,他是有几分敬佩的,现在却因为眼前这个郎中,让他有些烦躁。
这个节骨眼上,都想着救人。
野野山女学院虫组的秘密
他怎么那么多事儿?!
“庞大人,我有更好更有效的方式救瘟疫病人。”安泞再次开口。
刚刚想了很多,还是决定直接直接找他们商谈。
现在来这里管控瘟疫的人,不管是庞南还是小伍,亦或者冯希芸,都是一心想要把瘟疫治好, 只要是一个目的,她不觉得说服不了他们。
“你又有什么办法?!”庞南不耐烦,“你不要耽搁冯太医救人。”
“刚刚冯太医写下了药方子, 但是冯太医自己刚刚也说了,因为没有面诊,所以不一定能够药到病除,所以肯定不能给瘟疫病人全部服用,只能先给几个病人服用看症状反应,否则就是在浪费宝贵的药材。”安泞说道。
庞南那一瞬顿了一下。
他刚刚本就打算给熬制全部瘟疫病人的量。
听这个郎中一提醒,才发现自己差点失误。
药材虽然充裕,也经不住这般去浪费。
而且这几日为了缓解瘟疫病人的症状,也是每日都有熬制药汤送进去给病人服用,药材也开始变得紧张。
“而我们先给几个病人服用了药物,病人和我们不在一起,我们就不能及时的看到病人服用药物后的反应,就不能及时确定药物是否有用。”安泞很认真地说道,“所以唯一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我去隔离区同病人一起,看病人用药后的症状反应。冯太医根据我每日传递出来的信息,再对症下药。”
庞南有点被说服,但转念一想,“你进去了就一定会被感染,你被感染了,还怎么能够给其他病人看病,怎么给冯太医传递信息出来?”
“我不进去, 到最后冯太医也会进去。”安泞直言道,“我们做大夫的太清楚,如果不能面诊,不能看着药效反应,是没办法好好治病的。今天冯太医写下来的药方子,也不过就是一个赌运气的存在,万一赌赢了,大家就都得救了,但万一赌输了,我们就又耽搁了救人。而我听闻现在每日都有人死亡,我们不能这么耗下去。”
庞南还是有些犹豫。
“我不过一个小小的江湖郎中,我被感染了没有什么,反正还有很多像我一样的江湖郎中。但如果是冯太医被感染了,菖门县的百姓就真的没救了。”安泞再次劝说道,“所以我进去帮冯太医进行面诊,冯太医负责在外面配药,如此里应外合,我相信很快就能够找到医治瘟疫的药方。”
“冯太医,这样是不是效果真的会好些?”小伍开口,问冯希芸。
“他说得对。今天我的药方子,我确实没有把握就能够真的治好瘟疫。其实哪怕是面诊了,对于一种新的感染疾病,也不一定就能够一次成功,都得不停试药,然后观察药效反应,多次尝试才有可能治愈。”冯希芸点头说道。
权少抢妻:婚不由己
“既然如此,我同意你进去和冯太医里应外合。”小伍比较干脆。
只要是对医治瘟疫有用,他没有拒绝的道理。
管与少年说
庞南听小伍这么一说,也就没有反对了。
“那一会儿庞大人把药熬好之后,就交给我,由我送去隔离区。”安泞说道。
“好。”庞南点头。
得到肯定的回答,安泞暗自松了口气。
果然,对待他们不需要走什么邪门歪道,只要是对的,说清楚他们就会同意。
下午时刻。
安泞就带着庞南让人熬制好的汤药,和冠玉一起去隔离区。
里面病人太多,她需要冠玉帮她打下手。
庞南亲自她送到了隔离区,小伍也跟着一起来。
她进去时,小伍突然叫着她,“郎中。”
安泞回头。
“不知如何称呼?”小伍问道。
安泞诧异,想了想还是回答道,“大人叫我阿离就行。”
“阿离?”小伍皱了皱眉头。
安泞也是临时随意取的一个名字。
“大人有何吩咐吗?”
小伍也不是一个拐弯抹角的人,直言道,“我很佩服你的勇气,能够这么的牺牲自己!这次瘟疫成功控制下来,我一定会记一份功劳在你的身上。”
“谢大人。”安泞也不推脱。
WORLD TEACHER 异世界式教育特工
如果到时候萧谨行真的要奖赏,她自然也不会去拒绝。
“一定要平安出来,出来后我请你喝酒。”小伍突然有些感性的说道。
安泞有些诧异。
小伍还挺自来熟。
以前怎么没觉得他这么善谈。
还是绿柚调教得好。
“说定了。”小伍也不管安泞答不答应,直接拍着安泞的肩膀就帮她决定了。
小伍从小习武,力气用些大。
轻轻拍了一下安泞,安泞就觉得肩膀有些微疼。
“你怎么这么瘦?!”安泞还未没叫疼,小伍皱着眉头说道。
“我……”安泞该怎么去解释。
“大男人,体格怎能这般瘦小。”小伍还捏了一下安泞的肩膀。
“……”安泞忍耐。
那一刻琢磨着小伍要知道她是谁,不知道会不会自废了这只手臂?!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穿書後女配每天都在艱難求生 愛下-第649章 偶遇故人(四更)鑒賞

穿書後女配每天都在艱難求生
小說推薦穿書後女配每天都在艱難求生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客栈内。
安泞正打算带着冠玉离开。
冠玉手上还提着安泞的医药箱。
两个人刚想出门,迎面就看到客栈门口突然来了很多官兵。
安泞皱眉。
突然这么多官兵到客栈来……
安泞带着冠玉自觉的走向了一边,不去挡了路。
官兵一进去就冲着老板大声吼道,“老板,把最好的茶水点心给我上上来,快点!”
“是是是,官爷, 马上就来。”老板连忙去准备茶水点心。
紧接着,客栈门口就走进来了一名女子。
女子身边跟着更多的官兵。
显然都是保护她的存在。
安泞站在旁边,不由得抿紧了唇瓣。
她倒是没想到,会在宫外遇到冯希芸。
没想到半年后,第一个见到的熟人,会是她。
只见她穿着一身淡紫色衣衫,在一名官员的热情下坐在了其中一张餐桌前。
餐桌上已准备好了茶水和点心。
老板正打算给冯希芸倒茶水, 一旁的官员连忙拿了过去,亲自帮她倒茶。
“巡抚大人客气了。”冯希芸礼节性地说道,“我自己来就好。”
“冯太医,应该的应该。你从宫中千里迢迢来我们菖门县救人,在下真的是感激不尽。要能够真的救下了菖门县的百姓,在下愿意做牛做马,感谢冯太医。”巡抚说得激动。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冯希芸盈盈一笑,“巡抚大人真的不用这么客气。何况,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医治得了,还得去看了才知道。”
“冯太医医术高明,一定可以的。”巡抚恭维道。
“先不下结论,我也不想让巡抚大人失望,更不想让皇上失望。”冯希芸说道, “喝了茶我们就早点上路吧。对了, 伍大怎么没进来喝口茶歇息一下?”
“伍大人说他带人先去看看菖门县的路况。”
“好。”
冯希芸点头。
给人感觉就是, 随和有礼, 没有半点架子。
安泞也没有太多停留,带着冠玉不动声色的离开了客栈。
所以, 也不需要再去调查揣测了。
菖门县的瘟疫是已经上报了朝廷,现在对菖门县的所作所为, 应该都是萧谨行下达的旨意。而现在,萧谨行还把冯希芸从宫中派来医治瘟疫。
他就不怕冯希芸一个不慎,死在这里吗?!
还是说,他真的充分相信冯希芸的医术了得。
安泞走出客栈。
和冠玉分别坐上马。
刚上马,就看到小伍带着一行人,骑着骏马风尘而来。
小伍作为萧谨行的贴身侍卫,萧谨行就这么让给冯希芸了吗?!
安泞拽着缰绳,“驾!”
她毫不犹豫的直接和小伍插身而过。
真的是庆幸自己之前想得周到,进行了乔装易容,否则这么见面,实在是尴尬。
小伍看了一眼从他身边过去的人,恍若有些熟悉,又恍若只是错觉。
他也没在意,直接下马走进了客栈。
安泞和冠玉骑马迅速到了菖门县。
还未到城门口,几个官兵就上前把他们给包围了起来。
“下来!”官兵威胁道。
安泞给了冠玉一个眼神,两个人下了马。
“官爷,我们要去菖门。”安泞开口,声音已变成了男调。
“菖门现在不准进出。”
“为什么?”
“不要问这么多!来人,把他们抓起来!”官兵不分青红皂白, 直接就要捉拿他们。
“官爷我们做错了什么, 哪怕是不让我们进菖门,也不能把我们抓起来!”
“少废话!带走!”官兵把他们扣押住。
“我是阆中。”安泞大声道,“是来给菖门里面的人看病的。”
官兵顿了顿。
“我知道里面人染上了瘟疫,所以现在进去帮他们医治。”
官兵似乎没有接收到这样的通知,转头问着另一个官兵,“你接到通知说今日有阆中要入城的吗?”
“没有,只接到通知说,今日巡抚大人会带宫中的一个太医来菖门治病。”官兵也有些茫然。
两个人转头看着安泞。
明显不觉得安泞会是太医。
“我不是太医,但我真的是阆中。你们放我进去,我能治好瘟疫。”安泞解释。
“不行不行,没有许可,任何人不能进去。把他们押起来……”
“官爷,现在菖门里面的人全部都在水生火热之中,每天死那么多人,你们都不觉得难受吗?!你们放我进去,我真的可以治好他们!哪怕治不好,对你们也没有损失啊?!”安泞大声说道,“你们不让人进去,是怕再有人被感染,我自己都不怕,你们怕什么?!”
官兵仿若有点动摇了。
安泞又说道,“你们把我们抓起来,也不过是怕我们把封锁菖门的消息传出去,所以但凡靠近菖门县的人都要被关押,直到菖门的瘟疫结束了才会放他们离开。而我们如果进了菖门县的城门,城门口守备森严,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我们自然也出来不到,我们更不可能把消息带出去了!”
官兵看着安泞急切的模样。
听着安泞说道,“你们现在放我进去,对你们没有任何影响。但对里面的人有着巨大的影响,我真的可以医治好他们!”
虾丸贴贴-学生时代
官兵互相看了看,沉默了半响,一个官兵才好心的说道,“不是我们不放你进去,而是放你进去了,你们就真的出来不到了。早半个月,菖门县来了很多阆中,但都没有把瘟疫控制下来,还都全部被封锁在了菖门县。现在朝廷派了太医来,菖门县的所有希望都是寄托在这名医术高超的太医身上。你现在进去,又何必?!”
“谢谢官爷的好心。”安泞感谢道,“但医者仁心,救死扶伤,既然来都来了,就不能不管不顾!”
官兵看着安泞的决心,又互相看了看彼此。
他们菖门县被封锁了一个月了。
每日死人无数。
要是真的有人能够医治得了,他们当然高兴不已。
不过就是怕增添无辜而已。
“既然你说到这个地步,那我们放你们进去,进去之后你可以去找刘文名大人,你说明你是阆中,他就会给你安排。”一个官兵咬牙答应了。

好看的小說 妃常枕邊風 相馮恨晚-092 刀有雙刃展示

妃常枕邊風
小說推薦妃常枕邊風妃常枕边风
“那是因为我和六……柳妹约好了在声闻殿见面。”
五王子终于发挥了前所未有的急智。
见赭衣持剑人与苗疆男子同时投来如刀锋般凌厉的目光,他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却依然将话接着说了下去,“御医再怎么说也是外臣,轻易不能踏足长风公主的闺阁。更何况,越湖殿……”
五王子本想说戒备森严,但想着长风此行便要引他们过去,便改口道:“……宫人训练有素,我们在那里碰头,难保不会被人发现……”
他顿了顿,“而声闻殿就不一样了——六王子是个整日只知把素持斋的人,殿中也压根没什么服侍的人……自然是那处更适合说话。”
“呸!”寒食啐了一声,“男盗女娼!”
“你……”五王子朝对方怒目而视。
长风却只是垂下了头。
她明白寒食的用意,所以尽可能地配合着他。
“走罢!”
苗疆男子瞧着不忍,连忙站出来给长风解围。
痴情女子薄情郎。遇人不淑又不是她的错。
只是他实在不明白,在生死面前,她还是会对背叛过自己的男子心软——
难道这便是中原女子的不同么!
苗家女子虽然也惯是痴情,但却是敢爱敢恨。一旦发现自己遭受到背叛,当初有多爱,过后就有多恨。恨起来,咒死对方也毫不含糊。
因此才有“情蛊”这东西。
他身为苗巫传人,按理来说,应该会有许多破解之法,当不会在意才对。可偏偏他在内心深处感到忌惮。
朗达总梦想着能找到一个如水般柔情,也如水般包容的女子。
眼下觉得,面前的这位柳姑娘便是他梦寐以求的仰阿莎。
既是要去越湖殿,那“擅长撑船”的唯亭便派上了用场。
相比之下,五王子倒成了多余的人。
苗巫即通医术。若非寒食有言在先,早在迈出临华殿那一刻,朗达就巴不得把他给甩掉。
在去往越湖殿的路途中,他频频动起这个念头。
一行六人,目标实在太大。可是不会武功的却占了一大半。
寒食本不在其列,可是经历六生六死的他,根本是外强中干。
有时躲避不及,便只能对上。
凭的不过是一刀一剑,佐以奇毒,方能跟那些披剑执锐的兵士们大战一场又一场。
很快,这两位王宫的不速之客便已经筋疲力尽。
“越,越湖殿还没到么……”
苗疆男子把刀插在地上,弯腰喘息着问着长风。
来时他们便是使毒迷了宫卫,堂而皇之地越过宫墙进得内来的。
要是不行,大不了他们故计重施,也和来时一样离开好了。
“越湖殿本就地处偏远,不然也不会过墙即是宫外——”长风在心里冷笑,面上却不紧不慢地宽慰道,“就快到了。”
说着,还指了指前方的望荃亭,“看见没,过了那亭子,再穿两个游廊,就到了。”
唯亭和寒食暗暗发笑。
他们早就看出来了,长风公主是在借他们的手杀敌呢。
当然,也在借敌人的手,折损他们的战斗力。
而五王子却笑不出来。
不光是因为一瘸一拐的他走着吃力,更是因为他眼见敌兵如潮水般前赴后继。
在某一刻,他与长风眼神互视了一下,都从彼此的眸中瞥见了忧色与黯然。
如果判断得没错,天颂的大部队已经挥师南下,而先遣部队已经赶来增援。再拖下去,只怕他们插翅也难飞。
若是这样的话,勤王之师便永无开拔之期。
而巫越,自今夜后便将成为历史。
行至假山附近,法净已无踪影。
连同披在他身上的那件绯色外袍,一同消失得干干净净。
“王,王子……”
要命的是,不远处的灌木丛发出了微弱的呼唤声。
糟了!
怎么把那个叫“丹歌”的小内侍给忘了……
长风和五王子齐齐变色。
孤獨麥客 小說
“什么人?”赭衣持剑人喝道。
灌木丛突然就没了人声,却因瑟瑟发抖而发出“索索”的响动。
五王子一颗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
“应该就是只猫……”长风想要含混过去,“不是还赶时间么?我们快些离开这儿罢……”
閨暖
“也好。”赭衣持剑人嘴上这么说着,却偏头对着苗疆男子使了个眼色。
苗疆男子会意。
在一行人即将迈向月洞门时,他忽地折返,腾跃而起,朝着灌木丛撒了一把毒粉。
紧接着便听到灌木丛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五王子蓦地顿住身形,转头便瘸着腿那儿跑去。
“五……”
长风不及阻止,便也快步追了过去。
灌木丛中跌出了一个面目全非的人来,双掌覆目,而每只指节都已乌青发肿。
“你为何如此歹毒?!”
五王子愤然指摘着始作俑者问道,他不管不顾地便要上前抱住丹歌,却被长风一把拉住。
“当心过了毒气……”
长风眼见着丹歌的惨状,也不禁心中发寒。因此更不能轻易放五王子过去。
感情用事,只会令损失愈发惨重。
“在你眼里,他就只是卑不足道的内侍……”五王子一把甩开长风的手,“可在我眼里,他是个体己人——”
苗疆男子愣住,继而情不自禁挑了挑眉。
这情势,他有些看不懂了……
癡情酷王爺:戀上替嫁小廚娘 藍雪無情
下意识地便将目光投向了友人。
岂料赭衣持剑人也是做了个挑眉的动作,正兴味盎然地看着这一幕。
“有解药么?”长风仍抓着五王子不放,冷着脸问苗疆男子。
“有,可是……”苗疆男子对上她的目光,下意识便垂下了头,低低道:“可是已经……晚了……”
五王子听了这话,当即发出了小兽一样的呼号声。
整个人痛苦地委地,再一抬首,已满脸是泪,想要不顾一切地靠近丹歌,却被长风扑在身上死死摁住。
“碰了他的尸首,会染毒吗?”
她再次发问。
苗疆男子声音更低,讷讷吐出一个字:“会……”
“听见了吗?”长风俯身在五王子耳畔泠声道,“纵是你再如何不忍,再如何悲痛,他都已经死了——活不过来了!”
她咬了咬牙,眼眶亦感到一阵发热,强抑着鼻酸道:“倘若你不想也成为这样的死人,教身边在意的人也如你这般悲痛的话,就赶紧起身,跟我走!”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傻王別裝了,醜妃靠美色稱霸京城了 txt-第648章 一箭雙鵰的好計謀!相伴

傻王別裝了,醜妃靠美色稱霸京城了
小說推薦傻王別裝了,醜妃靠美色稱霸京城了傻王别装了,丑妃靠美色称霸京城了
除了乔小满她也想过在京城见过的那个道士,那道士能解瘟疫想必医术定是高超,可是她只见过他一面也不知他的去向。
“救我的那人向来是喜欢游山玩水的,他把我医好后我从未再见过他”
楚原胜叹了口气懊丧的说道,柳云裳听了他的话心里万念俱灰,她倒在楚原胜的怀里悲痛的哭了起来,楚原看着怀里哭成泪人的柳云裳也甚是无奈,顾玄易的此次欲刺打乱了他的计划,他好不容易布好的棋全被打乱了。
“你不要担心,顾兄他已经把事情都安排好了”
黄飞宇神色淡淡的走了过来看着楚原胜说道。
“……”
楚原胜目光如炬的看了黄飞宇,他搂着怀里的柳云裳,他们一同进了客栈,楚原胜把柳云裳送回了房间,他轻轻的摸了摸柳云裳的头道“你在房里好好休息我去去就回”
“……”
柳云裳轻轻的点了点头目送着楚原胜出了房门,从黄飞宇和楚原胜的表现中她就知道黄飞宇还是不肯听她的劝,她不知道黄飞宇在执着什么,就是不肯离开这滩浑水。
柳云裳解了衣衫躺在了床上,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那一边,楚原胜和颜子瑜来到了黄飞宇的房间,黄飞宇看着进来的颜子瑜轻笑了一声道“颜兄你心情好些了”
“黄兄你就莫要嘲笑我了”
颜子瑜听了黄飞宇的话没好气的说道,他今日确实是被他们给气到了,尤其是那个讨厌鬼柳云裳,但是好在楚原胜陪他喝了一顿酒他好像也没那么气了,谁让自己色心不改,造了这孽呢,被人误会也是活该!
特种军医 特种军医
“岂敢岂敢”
黄飞宇看着颜子瑜淡淡一笑道,颜子瑜听闻顾玄易中毒一事也是七上八下的,他看着黄飞宇连忙问道“顾玄易他现如今怎么样了?”
“顾兄他身中剧毒,怕是……”
黄飞宇话没有说完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楚原胜和颜子瑜当然也能明白黄飞宇话中的意思,颜子瑜蹙了一下眉头道“好不容易在朝廷里安插了一个咱们的人就这样被暗杀了”
“是谁做的?是朝廷的人?”
楚原胜担忧的问道。
“非也”
“……”
“有可能是江南等地的富商贵胄”
黄飞宇眼神犀利的看向楚原胜,楚原胜听了他的话也恍然大悟,他淡淡的说道“这些富商们果然下手了”
“是不是我们的游说让他们起了杀心”
颜子瑜看向楚原胜问道,他们来杭州的这段日子里都在悄悄游说富商贵胄们,难道是他们的缘故才导致顾玄易白白丧命。
“若真是如此,看来那些富商们还是动了心思的”
楚原胜想着颜子瑜的话,他语气淡淡的说道。
“那对我们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
颜子瑜又接着说道。
“我今日前去扬州府,顾兄拜托了我两件事”
黄飞宇看了一眼他们又说道,颜子瑜好奇道“顾玄易他又说什么了?”
“他说他此次南下调兵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朝廷派他来向江南各地的富商贵胄借银子,他现如今出了事,他希望这件事能由崔远和我办”
“黄兄你管这档子事干什么?现在的整个局面对我们都有利”
颜子瑜听了黄飞宇的话连忙说道,黄飞宇看了一眼颜子瑜道“颜兄此言差矣,我们若是不管不顾怕是日后会惹来更多的事端”
“你是说边塞匈奴!”
楚原胜听了黄飞宇的话神色一凛连忙说道。
“怕就怕我们现如今想让匈奴和朝廷鹬蚌相争,日后不仅不得其利还会养虎为患”
黄飞宇神色凝重看向楚原胜,楚原胜点了点头道“是啊,边塞匈奴不得不防”
“我们出了个主意,由我和崔远带着重兵去找富商借银子,他们迫于无奈会借给我们的,我们拿着银子也好向朝廷交差,不会让北上的将士们挨饿受冻,二来有了我们的威逼利诱你们游说他们就更容易些”
黄飞宇看着他们目光如炬的说道,颜子瑜听了黄飞宇的话眼神里闪过一丝光亮,他赞叹道“真是一个好计谋”
“这个主意是不错”
楚原胜也跟着说道,他虽然让楚原平假意战败,让匈奴和朝廷鹬蚌相争,他们渔翁得利,但是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匈奴入境,到时候那才是真正的危机,他和楚原澈虽然是敌对双方,你死我活但他们毕竟都是楚氏之人,若是边塞匈奴入侵,日后这才是真正棘手的难题,他也断然不会走入这般境地,成为整个国家的罪人!
傲驕Boss欺上身:強寵99次
“我们借匈奴的势力削弱朝廷的势力,但却不能让他们过境越界导致民不聊生”
楚原胜看着他们思付了一下郑重其事的说道。
妃不從夫:休掉妖孽王爺 小說
“所以朝廷和匈奴这场仗是要打,顾兄还说现如今朝廷选不出一个能统领三军之人,朝廷事必会举行武举考试,选拔能统帅三军兵马之人”
“所以他让你去参加武举,夺得这个武状元”
楚原胜听了黄飞宇神色凝重的看向黄飞宇,黄飞宇看了楚原胜一眼道“不错,顾兄正是此意”
楚原胜听了黄飞宇的话轻笑了一声说道“这个顾玄易我倒是越来越喜欢他了”
顾玄易的每一次的计划都是这样的一箭双雕,天衣无缝,既可以是为了朝廷也得益与他们,他想让黄飞宇夺得头筹,可以统帅三军兵马与匈奴一战,以黄飞宇的武艺才能若是能击退匈奴也算解了边塞之优,更有甚者黄飞宇将替代他插入朝廷内部,他若是打了胜仗想必定会得朝廷重用,到时候黄飞宇手握重兵能在他们起兵时祝他们一臂之力。
“真是好计谋啊”
颜子瑜听了他们两人的所言,他沉思了半响才明白顾玄易的用意,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倘若顾玄易活着日后定是个贤能之人”
“……”
楚原胜若有所思的看了颜子瑜一眼,他知道颜子瑜所言极是,顾玄易是个人才他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可是他中毒颇深他该找谁来为他医治?